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女人

魔装第十章贵客

发布时间:2020-01-29 10:42:41

魔装 第十章贵客

苏唐睡到中午,被一阵嘈杂声惊醒,不由皱了皱眉,朱儿知道他在休息,肯定会注意约束仆人不要惊扰到他,难道外面又发生了什么事?

可儿不在屋子里,苏唐随便套了件外衫,大步走了出去。

内堡的前院中,多出了七、八个陌生人,在那些人后方,有一个身材在两米以上的大汉,赤膊拖着一架车,车子的装潢很普通,但又宽又长,通常这样的车至少也要用三、四匹马才能拉走。

尚彬的身材已经够魁梧了,不过和那大汉相比,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,比人矮了一个头,身体也小了好几圈。

这些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那车子旁卧着一只银色的巨虎,虽然那巨虎显得很乖巧,但已经让整个内堡变得阵阵鸡飞狗跳、马嘶牛叫了,显然是嗅到了那巨虎的气息。

“姑娘,我们刚刚从黑森林里出来,想在你这堡里休息几天,可以吗?”一个穿着黑色衣衫的老者笑眯眯的问道。

“不行!”朱儿用力摇着头,事实上她也被那银色的巨虎吓坏了,声音在微微颤抖着,但,她还是鼓起勇气拒绝了,让这群人进内堡,万一可怕的老虎发了疯,伤到少爷怎么办?

“我们不是白吃白住。”穿着黑色衣衫的老者掏出一只小巧的兽皮袋,从里面倒出几枚金币,让朱儿亲眼看到,又把金币放回到袋里,接着随手一扔,把兽皮袋扔到朱儿脚前。

有那么一瞬间,朱儿想妥协了,因为小林堡真的很缺钱,那可是黄灿灿的金币啊!不过,少爷安危必须是第一位的,朱儿咬了咬牙,尽可能把口气放和缓,她隐隐感觉到,对方是了不得的大人物:“老人家,你们继续往南走,到常山县就好了,那里有很多旅店呢,我们这里……我们这里有些不方便……”

那黑衣老者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色,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一个软硬不吃的小丫头,走?不可能,上头已经下令在这里休息了,强行闯进去?更不行,先不说大人对他欺凌弱小会是什么样的态度,单单是同僚的嘲笑,就让他受不了了。

黑衣老者顿了片刻,反手从怀中取出一块散发着华光的牌子,牌子中央刻画着奇特的图案:“姑娘,认得么?”

那老者身后站着的穿灰衫的中年人见此情景,不由笑道:“老兄,在这穷山僻壤的地方,谁会认得号牌啊?”

朱儿确实不认得,不过,在一边全神戒备的尚彬露出了震骇之色,不等朱儿再次拒绝,他已经抢在前面说道:“朱儿姑娘,快……快带人去把东院收拾收拾,让几位客人住下来。”

朱儿非常吃惊,眼波一转,正巧看到了在角门处看热闹的苏唐,而苏唐微微点了点头,示意朱儿按照尚彬说得去做。

苏唐一直在观察那车子,前院的土地都是用黄土杵实的,看上去不起眼,但非常坚硬,而那车子竟然在黄土上留下了深深的车辙印,代表那车子非常沉重;车帘上挂满了蒲公英的种子,他还找到了鸟屎印,被车厢边缘的锐角强行扯下来的荆棘、树枝,车厢壁上还有密密麻麻的划痕。

那老者没有说谎,他们确实是从黑森林里走出来的,但,拖着这样一架车,在险峻无路的森林中行走,是多么困难的事情?

坐在车子里的那位,身份肯定异常尊崇。

他没兴趣去讨好谁,当然,更没有必要去得罪。

悄悄回到自己的正院,时间不长,尚彬也匆匆过来了,他擅自决定把陌生人留下来,自是要给苏唐一个交代。

“少爷,我……”

“我已经知道了。”苏唐摆摆手,问道:“你认得那块牌子?”

“认得,当年和老爷在战场上……”尚彬解释起来,在军中,一个姓段的将军也携带着相同的牌子,因为牌子如夜明珠般自发光华,而且上面的图案非常奇特,不是山水人物,更不是花鸟鱼虫,画中的东西应该从没在普通人的世界里出现过,否则总该多少留下点风声,所以尚彬记得非常清楚。

苏唐默然良久,尚彬说的可是一个堂堂的将军,现在呢,将军级别的强者居然给人做随从?

谁能有这样的资格?!

“尚叔,他们说没说过,会在这里住几天?”苏唐问道。

“说是两天。”

“你告诉朱儿,这两天大家都小心些,不要大声说笑,不要四处乱走,免得打扰客人。”苏唐道。

尚彬的神色有些异样,他赶到这里一方面是要给出个交代,另一方面也是想提醒苏唐小心,苏唐嘱咐的正是他要说的。

少爷真的长大了啊……尚彬在心中再次发出感叹。

实际上,苏唐和尚彬的担忧是多余的,那些客人们非常低调,院门紧关,根本无人出入,吃晚饭的时候,苏唐没敢让可儿去,派了一个厨房的女仆,到东院请客人用餐,又是那穿黑色衣衫的老者出面,很和善的婉拒了,人家自己带了吃的东西。

第二天清晨,精神、体力完全恢复的苏唐本想到习武场锻炼锻炼,顾虑那些陌生人的存在,便找了个理由支开可儿,独自溜出内堡,向黑森林的方向慢跑。

身体的改变越来越明显了,竟然练了一天一夜的飞刀,而且每一刀他都是尽可能的付出全力,不留余劲,竟然始终没感到疲惫,连他自己也觉得难以想象。

不过,他也发现了一个又一个无法解释的问题,自己似乎已经开启了两个灵窍,想开启第三个,该怎么做?如果现在有更好的灵器,能不能继续炼化?还有灵魄怎么升级等等。

苏唐一边奔跑一边思索着,在田里耕作的农夫们比苏唐起得更早,眼见大病初愈的苏少爷又不知死活往森林里钻,有些农夫心中大急,一边追一边喊,试图把苏唐叫住,但苏唐想着要紧事,没理睬身后的叫声,脚步也加快了,转眼便接近密林,三转两转,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

苏唐没有往深处跑,找了个比较干净的地方,感觉周身气血已经活络开了,深呼吸几口,在小土包上坐下,开始修炼内息总决。

运转了三十余息,苏唐突然睁开双眼,面带疑惑,侧耳细听,刚才他恍惚听到了脚步声。

永新县人民医院
本溪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
安阳儿童白癜风医院
菏泽专门治癫痫病医院
常州看白癜风到哪家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