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明星

寂静王冠 第七百七十四章 错误

发布时间:2019-12-05 11:01:14

寂静王冠 第七百七十四章 错误

四人围攻之中,叶青玄不知为何,只觉得寒意越来越刺骨。

那个一直没有出手的圣徒带给他的压力越来越大,如芒在背,令他难以专注应对。

此时五人之间,以太波动此起彼伏,先攻反制、防御转移……种种乐章乐理交织在一处,已经变成一张混乱的,稍有不慎便会引发牵一发动全身的恶果。

面对这种必须着眼与大局的同时又锱铢必较的消耗战,叶青玄中的不安越来越强。

他们想要将自己拖在这里,将他和利维坦的天灾化身分隔开来,各个击破。

这里不是安格鲁。

拖的时间越长,阿斯加德的人反击就越可怕,必须速战速决。

那么……

叶青玄迟滞了片刻,骤然之间,撤去了所有的防御,面对着圣徒的围攻浑然不顾,转身跨越数十米。

马勒,近在咫尺!

那一瞬间,他看到圣徒放大的眼瞳。

新约之剑抬起,对准了马勒的心脏,不顾身后圣徒的全力围攻,剑刃转瞬间撕裂了层层防御,和那一件明显是圣物的衣袍碰撞在一处。

刺耳的声音里,剧烈的动荡迸发,圣物之衣上被撕开了一个狭窄的裂口,剑刃贯穿,带着燃烧的血,自背后穿出。

与此同时,威尔第、普契尼、泰勒曼的联手进攻正中叶青玄的后心,叶青玄躯壳巨震,感觉到权杖剧烈动荡,天梯险些断绝。

转瞬间,以伤换命。

少了一个!

叶青玄不再去管马勒,来不及擦脸上的血,转身应对步步紧逼的敌人,可是动作却戛然而止。

新约之剑停滞在了原地。

拔不出来……

他错愕回头,看到马勒淡然的面孔,还有眼眸中炽盛的以太辉光。

那一瞬间,马勒唤醒了圣名传承。

——《大地之歌》!

厚重的旋律自躯壳中奏响,一层层缠绕在新约之剑……此时此刻,所有马勒的乐理都转化为禁绝之锁。

一千六百层戒律之道,自内而外,他以自己为封印,将新约之剑桎梏在了其中!

这不是仓促之间的决绝,反而像是……

早有预谋!

叶青玄的眼瞳瞬间扩散,紧接着,却感应到身后三个同样狂烈的以太波动升起。

圣名传承!

威尔第、普契尼、泰勒曼,同时激发了自身的圣名传承!

不顾叶青玄的仓促反击,威尔第踏步上前,手掌按在了叶青玄的额头上。

一瞬间,叶青玄像是被从自我的躯壳中剥离,短暂的失重和眩晕之后,眼前的万物扭曲变化,庞大的幻影吞没了他,将他扯进了腹中。

无数流光幻影自他的眼前闪过。

恍惚中,轻柔而欢快的歌声响起,暖和的风自壁炉吹来,水晶吊灯照亮了华丽的殿堂,乐队们悉心演奏着舞曲,令无数身影随之起舞。

叶青玄错愕环顾,却看到每一张面孔上都带着纯白的假面,似哭似笑,挽着他,拉着他,邀请着他投入这尽情欢乐的假面舞会之中去。

幻术……

一重又一重的幻术将他包围,将他拉扯进了虚无的世界中。

就像是一瞬间分裂成了无数个人,他是叶青玄,他在这里战斗;他是阿尔芒,是一个倾慕与美艳妓女的痴情种;他是尼布甲尼撒二世,暴虐的皇帝;他是里格莱托,驼背佝偻的宫廷小丑;他是卡洛斯,身不由己的王子……

他是平民……他是乞丐……他是母亲……他是孽子……

一瞬间他仿佛在无数段人生中穿梭,可是他又清楚,这是幻术,他还能看得到自己在阿斯加德的战场上,他能够看到普契尼向自己走来。

他想要反抗,可是却弄不清究竟哪个才是自己,究竟哪个才要反抗,十万个自己中,究竟哪一个身处于何处。

王子拔剑杀死了皇帝,沦为阶下囚;丑角行刺公爵,被当众斩首;皇帝癫狂,被侍卫暗杀……

无数个他自己,无数个失败,无数人嘲笑的声音袭来。

就在他的面前,威尔第踉跄倒地,在这奉献了全身全灵的幻术中燃尽了一切。

普契尼近在咫尺,手掌按向了叶青玄的胸膛,隔着心口,无数乐理延伸进以太之的投影中。明明是圣城圣徒,可是乐理却和西方截然不同,反而……像是龙脉之血!

一个……天人!?

叶青玄艰难的抬起头,看到了他金色的头发在乐理激荡中褪去色彩,变得苍白,碧绿的眼眸在火中燃烧殆尽,剩下焦炭一般的漆黑。

圣徒传承强行修正了他的血脉,紧接着,核心乐理发动……

——《图兰朵》!

圣徒的力量强行转化为了叶氏的血脉天赋。

无数银光化作念线,瞬间搭载在了以太之的投影之上,那是天梯!

绕过了叶青玄,普契尼强行和以太之共鸣,打开了通往天灾核心的大门,最后,泰勒曼上前,燃烧着普契尼的力量,无数乐理自他的手中编制而出,乐章成型。

解译法!

叶青玄只觉得浑身一震冰冷。

自泰勒曼的手中流出的乐理是与自己同处一源……不,完全就和自己没有什么两样的解译法!

音程、结构、手法乃至构思,都带着叶青玄的风格,十足浓厚。倘若不是叶青玄来分辨的话,恐怕所有人都会误认为是他的手臂吧?

泰勒曼在仿写自己的乐理……不,到了这种程度已经不再是仿写了,而是堪称卑劣的剽窃和抄袭!

无数乐章顺着普契尼撑开的接口,源源不断的流入了以太之中,一旦进入了以太之中,便在无数协律仪中疯狂的复制、扩散、传输……

就好像是钻进腹中的蠕虫,病灶中扩散的病毒,无数乐章迅速的演化,乐理疯狂的更迭,转瞬间令半数协律仪亮起了红灯,失去响应。

恐怕已经在过载运行的高热中彻底停机。

到最后,无数乐章响应着同一个号召,向着以太之的核心中汇聚,繁复的乐理自乐章中抽离而出,自行编制,就好像工蚁们自各处搜集到了材料,辛勤地劳作。

和那些累赘乐章完全不同的力量自其中浮现,紧接着,要素响应,自以太界中降落,勾勒出了圣徒的核心传承,乐章的真名。

——《最后的审判》。

就连这一篇乐章都完全是《神怒之日》的翻版!

就像是传说中暗藏着伏兵的木马被送进了守卫森严的城池中一般。

和神怒之日绝类的乐章引发着炽热的辉光,自内而外,如烈火烧尽薪柴那样,疯狂地破坏着以太之的结构……

直到现在,叶青玄终于明白,为何哪怕他们四名圣徒联手也只比寻常圣徒超出一截了。

因为他们的圣名传承根本不是以圣徒的标准所打造的!

几乎一切不需要的东西都被舍弃了,将所有重要的部分加强。四个人拆分开什么都不是,只有合起来之后,他们才是圣城处心积虑为叶青玄量身打造的绝杀……

由马勒封印自己的新约之剑,由威尔第令自己无法反抗,有普契尼强行转化自己的力量和以太之进行共鸣,打开接口,再由泰勒曼仿照自己的乐理和习惯,现场临时编写乐理,绕过一切防御,自内而外,对以太之进行最大程度的破坏。

如果他没猜错的话,之后还有一击必杀、永除隐患的后手吧?

不愧是圣城,不愧是教团。

家大业大,赌得起,强行兑子,在放纵叶青玄这么久之后,终于抓住了他的弱点和空隙,向他降下绝杀。

以四名圣徒换自己的命。

叶青玄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被人这么看得起。

他开始好奇,从什么时候开始,圣城准备这一切了?

是从他铸就新约之剑那一刻?《自新世界》现世的时候?自己成就以太之的那一天?还是……他拒绝圣城封赏,前往安格鲁的那一夜?

或者说,这是给谁准备的呢?

是叶青玄的以太之,还是叶兰舟的百臂巨人?

“不愧是教团。”

他沙哑大笑,感觉到发自内心的嘲讽,“不愧是圣城!”

远处,利维坦咆哮,天灾化身不再理会奥丁,想要扑过来,奋不顾身,却被老乐师驾驭的神性装甲死死地拦住

冈格尼尔的封锁之下,七海之王愤怒悲鸣。

“叶清玄,如你所愿的那样,现在圣城是你的敌人了——这是圣座让我带给您的道别。”

马勒凝视着他,眼神狂热:“接下来,就请您同您那可鄙的异端造物一同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吧!”

叶清玄愣了一下。

扑哧一声,被这个笑话逗笑了。

“我的造物?不不不,你搞错了一点……”

放任着泰勒曼在以太之中大肆破坏,叶清玄沙哑地笑着,认真地纠正着马勒的语病:“我从未曾创造过什么。

不论是新约之剑也好,以太之也好,宿命之章也好、甚至就连无何有之乡都是用叶氏的千年梦境换来的成果……

确实,以太之是我掌控,是我亲手制作,是我的力量构成,但实际上——它真正的设计者并非是我。

早在它诞生之前,它的核心乐理和底层炼金矩阵就已经构建完毕。

设计它的是一个性格散漫且恶劣的家伙,令人喜欢不起来,但唯独在创作上,他从没有不靠谱过一次。在我所知之中,纯粹论才能而言,全世界没有一个人能够和他比拟。

倘若是我设计了以太之,那么现在肯定恐怕已经束手无策,但换成那个家伙的话,你们又怎么会觉得他会对你们这种伎俩没有任何防备?”

那一瞬间,随着流出层、形成层、创造层和最终活动层分崩离析。

在以太之的最深处,要素勾勒而成的创造者名讳浮现。

——赫尔墨斯!

温州治疗男科医院

扬州治疗性病费用

武汉民生医院姚行齐

大庆市东海医院预约挂号

淄博治疗早泄费用

宝宝吸收不好的症状
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
小孩子健脾开胃的食物
孩子不消化怎么办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