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时尚

大宋第一太子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地下皇陵的意外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9:43:20

大宋第一太子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地下皇陵的意外

“韩大人,这一次千万不能失败,要不然你我都死无葬身之地了,我们也是对不起世宗皇帝了。”

符皇后对着距离他最近的一个人说道。

这个人叫做韩州,他是前卫亲军马步军副都指挥使韩通的兄弟,韩州,他的哥哥韩通在赵匡胤登基的时候在乱兵中被杀,韩家只留下这一个人。

所以他立志要为韩家报仇,所以他这么不遗余力的要恢复后周的江山,一方面自己是想报仇。

韩家一家男女老少全部被灭门,韩州虽然是一个私生子,但是韩家对他很严格,希望他能成才,他对韩家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报仇成了他心中的一件大事。

“太后放心,保证万无一失,拿到这个东西就相当于拿到了兵符,控制了京城我们就成功了一半,加上赵匡胤和赵旭都死掉的话,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,还有很多的人在怀念世宗,皇上一定能够重新的掌握天下。”

韩州很是自信,虽然他没有他大哥那样的当官经历,但是头脑很精明,这么多年对柴宗训不离不弃,这个人还算忠心。

“郭博,你跟太后汇报一下你打算怎么做的,现在你拿着印绶。”

郭博是韩州旁边的一个年轻人,这个年轻人来历也不一般,他的父亲叫做郭崇。

郭崇,原名郭崇威,跟郭威同辈称呼郭威为大哥,后来改名为郭崇,对郭威十分的崇拜,后来跟着柴荣,后来赵匡胤登基他差一点起兵。

虽然他上表臣服赵匡胤,可是始终想柴荣,知道前几年他死了,他还嘱咐他的儿子,一定要对得起郭家。

他的儿子在京中也算是一个小军官了,手下也有很多的死忠兄弟。

“是这样的,本来我是拉拢了王仁赡的侄子王继志,让他策反了很多的年轻的军官,但是想不到他失踪了,但是我已经将王仁赡给拉拢过来了,他现在是汴京留守,掌握着兵权,他答应跟我们合作,说是为了报答世宗皇帝。”

郭博就是负责联系京中的武装力量,还真的被他联系到了,王仁赡,他最先联系到了王继志,但是他没有说自己的是什么人,只是他是大夏的人。

王继志还真的相信了,包括行贿什么的,全部都有郭博在后面,其实他想和王仁赡扯上关系,同时也为大周的未来多几个年轻的军官。

可是王继志最近不知道怎么失踪了,还有他发展的那些内线都不见了,他那个时候也没有查出来,那个时候汴京正在戒严,什么都偶查不出来。

“王仁赡,哀家知道,当时世宗皇帝救过他一命,这个人还算有良心,还知道感恩,不错就按照你们说的办吧。”

符皇后也算有点其气势了,毕竟做过皇后的人,有这种其实还不错。

“将赵匡胤的家人全部都抓起来了,他们哀家还有用,将他们看管起来,将京城中的官员全部都控制起来,这些人都是我们的资本。”

京城中暗流涌动,在永安陵赵匡胤和赵旭现在最关心的是将昭宪太后顺利的安葬。

永安陵虽然比历代的皇陵差的很远,但是也是皇家的陵墓,一些必要的东西还是要装饰的。

这里的布置还是比较讲究的,道路两旁石刻马两对、石角端、石朱雀、石象、石望柱各有一对。

赵匡胤对这些有过特殊的要求,再过一个时辰昭宪太后就要下葬了,现在只有在这里等着了。

不到时辰是绝对不能下葬的,在民间这种时间是比较忌讳的,在皇家是更加的忌讳。

这里是不允许这些其他的无关人员进来,当然了除了那些抬棺的,其他的人包括侍卫都要在很远的地方警戒。

“到棺木下葬还有一个时辰,等会所以的侍卫会全部的在外面警戒,所有的人都会在外面警戒

大宋第一太子 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地下皇陵的意外

,里面到时候只有赵匡胤他们父子两个,这才是我们的机会,这个机会千年难遇,到时候就是我们行动的最佳时机。”

“这一次是我们党项族的机会,赵匡胤一死大宋的江山就要换人了,这样我们省去很多的麻烦了,同时我们也不用看辽国和吐蕃的脸色,我们绑架了一个工匠,他告诉我们条可以通向内部的一条小道,哪里没有人知道,所以我们就从哪里进去,一定能将赵匡胤父子给杀了。”

赵匡胤根本不知道这皇陵居然是危机四伏,他们和赵旭已经进入到了陵墓的内部,昭宪太后的棺材放到了皇陵之内。

“母后您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吧,您放心您对孩儿所说的事情的孩儿一定会遵守的您就放心吧。”

赵匡胤说的这些赵旭听不懂,可能是赵匡胤最后答应过太后什么事情吧。

“父皇我们离开吧,不要打扰太后在这里清静了,就让她安安静静的吧。”赵匡胤在这里不止一个时辰了,赵旭也跟着,不过实在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是时候该走了。

“皇帝陛下不是吧,还这么伤心,老太后已经去世这么长时间了,你还满脸哀愁,不过我们也要好好的感谢老太后,不然我们还没有这么一个机会。”

正在赵匡胤想要走的时候,地下陵寝内突然多了很多的人,个个都是拿着武器。

“你们是什么人,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闯进来,你们不要命了,给朕出去。”赵匡胤一看生气了,他说过不让任何的人进来,想不到还是有人进来。

“哈哈,果然是皇帝,还是这么霸气,不过你这应该是你最后一次发威了,你还不清楚我们这些人还来这里干什么的吗,就是来要你的命的。”

“你们是什么人,为什么要我们的命,死也要让我们死个明白吧。”

他们父子两个都没有感到惊慌,而是很镇静,对面的人可是不少,他们是怎么进来的,这些都是他们心中的疑问。

“陛下果然是非常人,不过你们想拖延时间,那是不可能的,知道为什么要给你们说这么多吗,你们难道没有感觉到这些空气有点不一样吗,迷烟,你们接下来就任我门宰割了。”

本书来自/b/hl/22/22352/

安康治疗阴道炎费用
景德镇好的白癜风医院
上饶治疗前列腺炎费用
北京欧亚肿瘤医院医生
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技术怎么样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