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时尚

大局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8:17:10
(一)
正月初一天不亮,城管局的刘局长就跟老伴交待:“把今天局里来咱家拜年的人,给我记好了。”
老伴咕哝:“马上就要退了,还较哪门子真儿?”
“叫你办你就办!费什么话?”老刘瞪了老伴一眼,拎起两瓶酒,迈出门。
按照原则,老刘今年过了共和国生日,就到“二线”边了。他有些恍惚,心底乱糟糟的,就事事绷着弦。他知道这是道坎儿,很多人为此纠结。就像现在,他突然有了到老曲头儿家的念头。以往,可是老曲头儿第一个到他家拜年的人。
“为什么?”刘想,“留后路?还是怕被冷落?”
当年,刘局长和老曲头儿在棋场上认识,是他唯一不打腹稿,可以东锤子﹑西榔头乱砸巴的人。
“今个儿,一定要跟曲头儿好好喝一壶酒,喝到他成“仙儿”,听他神咒。俩人好好杀几盘棋,杀个天昏地暗,提提神。”老刘盘算。
到了曲头儿家,老头儿一怔,但很快就悟出门道,掠一眼老相好,没吭声,就支下小炕桌,一边摆四小菜一壶酒,一边摆棋局,四目一碰,就一粒子、一口酒地拼杀了起来。
开始,老刘老走神,酒撒汤,棋错步,连丢“炮”“马”。
曲头儿乜一眼半脑门“官司”的刘官儿,把棋子敲得啪啪响。
“还是局长吧?”曲头眨眨眼。
“现在……还是。”老刘懒洋洋地说。
“积点德,别出那怂样。最后一‘将’要想好。”曲头儿端起酒杯,“滋儿”一声,把满酒装进肚里。
老刘见状,似不示弱,也端起酒杯,刚抻脖,“别……”曲头儿将手压在老刘的酒杯上:“心不静,别一口焖。”
老刘心头一紧,用左手“啪”地打了老曲头儿胳臂一下,将酒“嗖”地倒到嘴里,一仰头,没咽,酒就一马顺坡地溜进了肚。他瞥一眼曲头儿,哼道:“我啥时败给过你?”
“嘁。别败给自己就好。”曲头儿一撇嘴。
老刘愣怔了一下。
“思前盼后,不见大局,早晚折兵败将丢了城池。”曲头儿说。
老刘手敲着脑袋,沉思了片刻。
这时,他才看到还有个“大车”没动窝。就捞起大车,顺着边道杀下去。
“将。”
“……将!”
杀得曲头儿有点儿冒汗。
不管是酒场还是棋局,老刘又恢复了霸气。曲头儿信服地撺掇说:“行行。临末,只要狠上劲儿,还能屙橛子硬屎。”说着,就哈哈大笑起来……
傍晚,刘局长满身是劲地回到家里。老伴递给他一张拜年人名单,他瞅了一眼就丢到桌上。他要沉下心嚼几遍老曲头儿话里的理儿。
节后上班,老刘对秘书说:“访访这几个人春节几天的活动。特别是他、他……”刘局点了名单上的两个名字。
一个是副局长张风顺。一个是综合科长史小东。

(二)
年初一,张风顺从“日升宾馆”出来,东方刚泛鱼腹白。他抻抻胳膊打了个哈欠,钻进车里。他要争取做第一个出现在政府大院拜年的人。
“咦――呀!”张风顺闷喊了一声,抖擞了抖擞精神。这一宿,他不是没睡好,而是根本没睡。
本来,除夕夜局里是安排别人值班,副局长张风顺主动请缨,要承担守护义务。他是第一副局长,刘局不久就要划到“二线”队伍去了,扶正的第一人应该是他。所以,他要展现“班长”觉悟,带好头。另外,他也要好好利用一下这人脚安定的夜晚。
张风顺捞起电话,先给管行政的赵副局长打电话:“赵局呀,年三十晚空闲,安排个酒局呗……当然是我做东,我这不是值班没事找事干嘛,哈哈。”
电话那头“老娘”“老爹”地提了好多由头,证明参加不了这一“局”。张风顺抿抿嘴,他巴不得赵副局长不参加,毕竟,大家都带个“副”字,说话难免要拿捏。就说:“赵局呀,在局里咱俩可是最要好的兄弟,你不参加我就找不到说知心话的人,哈哈。不过,你有事,要尽孝,我理解。那你通知你手下的那几位科长一定要参加……就说来陪陪我嘛。哈哈。”
接着,张又给管施工的钱副局长挂通了电话:“老钱,是我。你给我把你手下的那几个科长都招呼来喝酒……哈哈,今晚我不是值班闲嘛……你,你就算了,你忙你的,哈哈。”
钱副局长比张大,没大能力,马上也要“二线”了,他没必要到场。
就这样,张副局长把局里大部分年轻力壮的科长都拢到了手,他要在这些局里精英身上,投点感情资。
最后,张风顺才给综合科科长史小东打电话,吩咐道:“除夕夜你别回家了,替我值趟班。”
做完这些,张副局长将身子埋进沙发,似睡非睡地闭着眼。他盘算着。他要精准地拿到中层领导们这关键票。

年三十夜,局里管“老菜叶子烂瓜腚”的“综合科”科长史小东也一宿没睡。
史小东是本地农村人,话少,腿勤。有人说他“内秀”,文章都在肋骨缝里。有人说他“蔫”﹑“窝脓”,精揽“下三烂”事。史小东听了,笑笑,不温不火,像上足了盐水的老皮条,任折任弯。
史小东原本要年三十夜回家陪老娘,张副局长一个电话,使他的打算落了空。
年三十,局里空荡荡的。偌大一座楼,只剩下史小东和值班保安小史。因都姓史,虽是东乡西镇相距“八杆子”远,史小东还是认保安小史为半个老乡。
此时,史小东觉得寡淡,就把小保安叫来,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,他就提到古邑街。
“小史,你说古邑街算是脏、乱、差典型了吧?城管、小贩整天做猫、鼠斗,哪天是个头儿?”史小东问半个小老乡。
古邑街是本市老商业街,街道古老狭窄,商铺林立,不少违章建筑﹑违章地摊。也有占道经营,无证经营者。
“都游戏多年了……”小保安抬头望望史大科长,显出一脸迷茫,想,“这事是你考虑的吗?”就说:“你管不了!”
史小东对小保安小瞧自己有点生气,搡了一声:“怎么就管不了?只要矮下身子办,治不了?”
“那不是大领导们谋划的事吗?咱又不是一把手,找憋屈?”小保安实在不愿谈这话题。他姐就在古邑街当“老鼠”,他指望她挣钱娶媳妇,家里指望她挣钱买菜买粮呢。
“咦,你个小仔子,今天我就是一把手了!你非给我说出个能治不能治来不行。”史小东上来犟劲。
小保安觉得大年三十有点晦,他朝史小东轻轻撇撇嘴:全局的官儿就你好拿捏,还一把手呢。
可当下,史小东还真是“局里”一把手,小保安只好委屈地说:“让我说还是不整治得好。穷老百姓是那么好惹的?砸他们饭碗?他们不骂八代祖宗?”
“哪咋办?”
“除非你给他们解决吃饭问题。”保安小史乜了一眼史大科长,扬了扬下巴,又说:“哥,那些‘老鼠’也不容易,他们大多是下岗人员,要挣饭吃,你们就手下留情吧。”小保安见“一把手”不语,又说:“哥呀,我亲姐就在古邑街当‘老鼠’,她性烈,不好惹,惹冒了她,粘身上扯拉不下来。”
史小东对小保安笑笑:“唬人?你个小滑头。她还没治了?”
“她是上访专业户,理论一套一套的。不信试试。”
时钟敲了十二点,正是五更分二年的档口。史小东把局里准备的年夜饭拿出来:酒、火腿、烤鸭、酱牛肉等一大堆,还有一瓶五粮液。他把东西一划拉装进购物袋,说:“古邑街夜晚保洁的二爷子和三大妈他们要上班了,正好与他们吃个年夜饭尽尽兴,也算局里对他们的劳动表示尊敬。”说着,也不管小史同意否,提着就走。
小史翻翻眼皮跟上去,咕噜说:“哥,夜年饭要吃出高兴来,你可别提整治古邑街的事,那不该咱管……”
小保安也有点小瞧眼下这位“哥”,他觉得他多事。自己摆不正位置。净跟下边的人掺和。想到这些,他觉得这史科长哥比自己“高”不了多少,就嘟囔着指示他。

(三)
两天后,秘书向刘局汇报:“张风顺副局长除夕夜请局里科以上干部吃了一顿年夜饭……”
“除夕夜不是他值班吗?”刘问。
“是张副按排史小东替了他,您不知道?”秘书看了看毫无表情的刘局,又说:“……然后,张副连着正月初一到初三,一直在政府家属宿舍转,拜访了大部分市委常委和政府主管……”
“嗯。”刘应了一声,把头仰在椅子背上。
“最近,张副局长干一把手的呼声很高。”
“哦。”刘又不动声色地哼了一声,“哪……史小东呢?”
“除夕夜上半宿,史小东在局里替张副值班,下半宿他和值班‘保安’同去看望了清晨上街保洁的环卫工人。”
“谁按排的?”刘问。
“没人安排吧?他就是那样的人。农村家庭出身,离低下的人近一点。”秘书说。
“初一呢?初一他干啥了?”刘又问。
“天快放亮的时候,他赶回了乡下老家守老娘。”秘书说,“他没去给您拜年?那可是顺路。”
刘局长没吭声。

(四)
刘局长突然决定要治理古邑街的脏、乱、差。并点了了张副局长和史小东的将。这使局里人有些迷惑。
要说刘局长想用这件事考察接班人吧,张副局长当然是不二人选,可史小东怎么又掺和进来?史小东是啥玩意?他有什么资格?可刘局长说就这么定了,二人各调研各的,不必通气,各拿出一套治理古邑街的方案,最后综合考虑定夺。
就这样,张副局长和史小东就分头行动起来。
这次决定,在张副局长看来,是刘局长临退之前卖得一个好。是为他扶正做的秀场。一个街道整治还用选方案吗?再说,方案就在他脑壳里,拍拍脑门就出来了。再说,让史小东参入,这不典型设一陪衬人吗?史小东在局里被视为最软弱的人,一个腰杆硬实的科员也照样使唤他。
张风顺笑笑。他猜大局已定,局长非他莫属。
不过,张副局长还是关注了史小东的举动。这小子虽蔫,但不可小视,保不准他的“牙”都长在肚皮里面。保不准会悄没声地闹出点动静。
他派人关注了一下史小东的活动。
当他听说史小东白黑都窝在古邑街,挨家挨户走访时,他笑了:古邑街千条肠子万张嘴,酸、甜、苦、辣、咸,一人好一口,你能调几色咸淡?这样,只会把事情越弄越复杂。
他一下子就觉出了史小东的毛嫩,不仅摇了摇头。他决定自己先动作起来。
过了一周。
这天,刘局长突然接到市委秘书长的电话,问:“老刘啊,你们最近在古邑街搞什么明堂?”
刘说:“没什么,我们打算把古邑街经营秩序治理一下。”
秘书长说:“老刘,有功德啊,临末还蹦个‘二起’。这古邑街早该治理了。”
刘:“是是,治得有点晚,是我工作没做好。”
秘书长:“哈哈,倒也不是。不过,治理归治理,你们可别做过头事。现在讲和谐,少给市委市府招事。”
刘:“此话有说辞?”
秘书长:“古邑街一个叫史小妹的经营户来市府上访了,问砸了她们的饭碗,她们这些下岗工人怎么办?我正碰上,让我挡了回去……那可是个满身是嘴、生死不怕的女中豪杰哟。”
刘:“有这等事?我们的治理方案还没定呢。”
秘书长:“不会吧……哎,你们局不是有个叫史小东的吗?查查史小妹是他什么人?”
“好好。”刘局长放下电话,对外屋秘书喊:“叫史小东来见我。”
秘书放下手头的活,匆忙而去。
要寻找史小东可不是件简单的事,秘书转了半天,愣是没见着这“大人物”的影儿。
“真是他自己说算了。疯得没边了。”秘书估计史小东出不了古邑街,索性从古邑街头开始,逐家搜索。他打听一杂货铺姐儿,姐儿神秘地眨眨眼,朝旁边的水果摊撅了撅下巴。
秘书来到水果摊前,见没人,就向水果摊后违章搭建的蓬布窝棚高喊:“有人吗!”
随着喊声,窝棚里钻出一个三十多岁,有模有样的小媳妇,后面跟着史小东。
秘书一看,“噌”地火气就上了头,他重重地喊:“史小东!刘局长找你都找疯了,你却在此……”他把“逍遥”两个字憋在肚里,留到路上说。
史小东听到“逍遥”一词后,脸变的绯红,磕磕巴巴说:“谁……逍遥?这不是解决问题嘛。”
“解决到窝棚里去了?”
“这不……刚进去……”史小东红着脸说。
“刚进去?干啥了?”
“查看实情呗。”
“查你个头!你跟刘局‘查’实情去吧。”
秘书直接把史小东“押”到局长办公室,先进去嘀咕了一会儿,才让史小东进去。
“史科长,你挺忙。”刘局长说话的味道有点特别。
“局长……”
“说说她。”
“她……叫刘晓梅……”史小东实话实说。

共 79 7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中国的官场历来与发达国家的官场有着本质上的区别,发达国家的官场靠选票上位,中国的官场靠后台、靠裙带、靠表现、靠察言观色、靠勾心斗角上位。作品选择城管局老局长即将退休,新局长人选尚未确定这样一个特殊时期做为切入点,在你来我往的明争暗斗中,凭借对几个主要人物种种表现的细致描写,生动刻画出不同的秉性与品质,大局之局自在作者的驾驭之中。篇章人物心理刻画入木三分,微妙的官场关系描写得不漏痕迹,在故事不断推进中表现了官德、官道和官场的复杂,是一篇贴近中国官场现实的作品。作者对于官场上种种现象的描写很见功力,其人物塑造与情节铺设都给人一种匠心独具之感,文章的气势时而细致细腻,时而磅礴奔涌,有着不可抗拒的大局之势。佳作共赏。【编辑:瞳若秋水】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40414】
1 楼 文友: 2014-05-0 19:08:07 官场种种表现得酣畅淋漓,那些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台前幕后的动作描写得很是细致,欣赏。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4-05-07 08:18:47 谢谢。辛苦了。
2 楼 文友: 2014-05-04 09:06:41 人物之间的对话生动而别有意味,极是契合人物的性格与角度,这一点极为难得。问好祖。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
回复2 楼 文友: 2014-05-07 08:18:18 谢谢老师。
 楼 文友: 2014-05-06 14:42:47 大局,什么是大局?题目非常吸引人,在新老班子就要交替的时候,谁能胜出来呢?老局长的心里谁又能撑得起大局来?按传统上的官门,副局无疑是升职的肯定人物了,有权威,会办事,知道上合下应;那史科长呢?在局里谁都可以踩一脚的主儿,副局根本没拿他当回事,让他顶替班,自己去应酬去了。新型的官门变了方向了,实干型的小科长抓到了点子上,让那些无职的人员再不想上访,才是根本,于是,大局他就拿下来了。这是一篇非常有魄力的官场小说,转型的奥秘一下子揭示了出来,也是非常具有正能量的小说,希望未来的官场是这样的,才是和谐的基石。
回复  楼 文友: 2014-05-07 08:17: 8 谢谢雅评。向你学习。幼儿口臭
孩子中暑怎么办
小孩老是流鼻血怎么回事
小孩流鼻血怎么治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