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情感

霸剑神尊 第一百零一章 危险气息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19:59:15

霸剑神尊 第一百零一章 危险气息

喊话之人自然是公孙谷,他见江晨等人就要离开,心里顿时急了。

在雍玲儿身上,可是有育道雏菊啊。

这朵育道雏菊是由公孙谷种在雍玲儿的体内,日后只要雍玲儿距离他不远,他就能够感悟到育道雏菊散发出来的道韵,从而在修炼的时候得到道韵的滋养。

而且随着育道雏菊的成长,他得到的好处也会越来越多。

原本公孙谷以为雍玲儿已经受他控制,因此才会将育道雏菊栽种到雍玲儿的气海当中,现在雍玲儿要离开,他自然是不甘心育道雏菊就这样被带走!

“你还有事?”江晨看向公孙谷,眼神微眯,他已经隐约猜测到,雍玲儿体内的育道雏菊和公孙谷有一定的联系。

但江晨不知道雍玲儿体内的育道雏菊是公孙谷栽种下来的,他更多的是以为公孙谷发现了雍玲儿体内的育道雏菊。

公孙谷正要开口说话,却被旁边的孙长明拉住了。

孙长明朝公孙谷递了一个眼神,后者眼中闪过一丝机不甘心的神色,但却也没有再说什么。

不过,公孙谷藏在袖口之下的那只手微微弹了一下。

“既然没有其他的事情,那就此告辞了!”

江晨说罢,便带着江芩等人在众人的注目之下转身离去。

至于公孙谷几人,虽然很想要把雍玲儿留下来,但却也无可奈何,只能够带着满腔的不甘看着江晨一行人离开。

而这一次百花园赏花宴会,也随着江晨这么一闹草草收场。

通云旅栈外,江晨一行人已在众人的注视之下,开始祭出飞船,打算横渡南丰州前往漠河城。

在此之前,江晨曾就表示过打算以自己的力量横渡南丰州,而不是乘坐在通云旅栈停靠的航船。

不过那个时候,没有人知道江晨的时候,大部分人对此都抱着讥讽的态度。

但现在却是和之前截然不同了,江晨以一人之力斩杀了尉迟静河等十七名玄液修士,再加上拆掉通云旅栈、大闹百花园等一系列轰动性的事件,江晨的名声早就已经传开去。

甚至不少人已经将江晨封为南丰州第一强者。

如果南丰州第一强者都无法横渡南丰州,那真不知道还有什么人能够做到这一点。

江晨一行人乘坐的这艘飞船自然是江晨最新炼制出来的,虽然这艘飞船只能够容纳不到十人,但速度却无话可说,比上一般的灵器级别的飞船只快不慢。

很快这艘飞船就在空中划出一道光芒,驶入了茫茫虚空当中。

驾驶舱当中的江晨在设定好飞船的航线之后,开始静坐下来修炼……

就在江晨的飞船已经平稳的飞行在通往漠河城的航线上时,洗剑宗外的坊市,新的通云旅栈已经建造完成了大半。

“可恶!那个江晨实在是目中无人,居然强拆我通云旅栈,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就此罢休!”孙长明目光阴蛰地说道。

“当然不可能就此罢休,这件事情我已经飞信传书给上面,上面一收到消息就会做出动作,那江晨就算再厉害也是枉然!”寺观冷笑道。

“可惜了育道雏菊!我不甘心啊……”公孙谷咬牙切齿地说道。

“这倒无妨,你不是在他身上留下了神识印记吗?只要印记不消失,他就逃不了!”孙长明道。

公孙谷微微点头,随后用神识感应那道印记

,“咦,那小子居然已经走了这么远。不行,我得跟着他们,若是让他们走得太远,失去了印记的感应,日后想要找到他们可能会有些麻烦!”

“公孙师弟你要小心了,那江晨可不是一般人,千万不要被他发现了你的踪迹!”寺观嘱托道。

“寺师兄放心好了,那江晨断然是发现不了我的。”公孙谷眼神微眯,道:“我的神识印记,除非是金丹修士,否则谁也不可能发现。我只要循着神识印记悄悄尾随,那江晨就算是通天眼也发现不了我!”

……

洗剑宗,天都峰。

宗主杜瑞清一袭深黑色长袍站立在大殿当中。

在他的身前,是一脸恭敬的传功长老杨长久。

“杨长老,那江晨并没有死?而且还拆了通云旅栈?”杜瑞清面色阴沉,眼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。

他没有想到,被他逐出师门的江晨居然制造出如此轰动的消息。

以一人之力击杀十七名玄液修士!

被称为南丰州第一强者!

这才多久?

江晨就成长到这种程度!

如果说杜瑞清的心里没有后悔,那是决然不可能的。

他突然想起那一日,江晨在他的面前愤然说出的那句话:

“你凭什么认为我将来的成就不如贺天扬?”

当时江晨说出这句话,几乎所有人流露出来的身前都是不屑,认为江晨是在夸夸其谈。

包括杜瑞清也是这样,他并不看好江晨,毕竟江晨只是双系杂灵根,而且灵气的感悟能力还是下等!

可就是这个感悟能力下等、双系杂灵根的弟子,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做到了南丰州有史以来哪怕是再天才的修士也做不到的事情。

杜瑞清长长地叹息了一声,对于江晨的离开,他心里是有些惋惜的,但他并没有太多的后悔,若是让他再做一次决定,他还是会选择将江晨逐出师门。

杜瑞清摊开手,在他的手心当中,是一枚淡红色的印章,上面用小篆雕刻着“何鸿雪印”四个字。

……

洗剑宗外门,一名头发扎成两支辫子的女子出现在此处。

她一出现,便吸引了众人的目光。

“据说这是洗剑宗今年最新招纳的外门弟子。”

“没错,她叫沐思语,是毕天雪长老亲自招入洗剑宗的,极有可能被毕长老收为坐下亲传弟子!”

“毕长老现在已经是内山太阿峰的一名传功长老,据说剑法的造诣突破极大,在整个洗剑宗的长辈之中都算得上顶尖的,若是沐思语能够成为他的真传弟子,倒也是一场机缘了……”

“那还用说,不过那毕长老之所以剑法上回有如此之大的突破,据说是和江晨师兄有关!”

“那是当然,江晨师兄是什么人?现在南丰州谁不知晓的第一强者……”

刚进入外山的沐思语很快就听到了这群人在谈论江晨,她面色一喜,走了过来。

那几名正在交谈的外门弟子见沐思语朝他们走了过来,顿时一个个激动不已,还以为桃花运从天而降。

“几位师兄,请问你们刚才是不是在谈论江晨师兄?”沐思语开口问道,模样甚是乖巧。

“没错,难道沐师妹也听说过江师兄?”其中一名弟子搓着手,兴奋地问道。

沐思语摇了摇头,道:“没怎么听说过,不过刚才听你们说起,好像很厉害一样。几位师兄能不能给我讲讲江师兄的事情啊……”

一名身材高高瘦瘦的弟子往前挤了几步,抢先答道:“没问题,就让我来说吧,当初江师兄还是外门弟子的时候,可还是和我住在一个院子呢……”

……

此时的江晨,正坐在飞速飞行的灵船当中静修,他自然不知道沐思语已经进入了洗剑宗,而且正在和一群外门弟子谈论着他的光辉事迹。

在他的嘴角,突然翘起一丝微小的弧度。

他的神识,已经扫视到了衣角上的一团淡青色印记,若不是江晨的神识远超一般的玄液修士,他甚至是发现不了这团印记的。

确切的说,这团印记并不存在实际的形状,而是一点极为隐晦的气息。

江晨自然知道这一点印记就是公孙谷留在他身上的,不过就算如此,江晨也没有打算将这点印记去掉的意思……

江晨现在要做的是全力冲击玄液境界,一旦跨入玄液境界,那他的实力绝对会再次暴涨,甚至可能真正成为南丰州第一强者。

江晨是知道自己实力的,他可以秒杀玄液后期的修士,就算是玄液圆满修士也在他面前讨不到好处,但若是遇到半步金丹,也就是所谓的假丹修士,江晨就没有什么把握了。

当然,江晨目前最大的依仗还是阵法,若是没有阵法,江晨的实力还要大打折扣。

撇开阵法不谈,江晨目前的实力,并不是那么突出,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突破修为。

江晨、雍玲儿以及江芩和叶俞,都围坐在聚仙灵珠周围。

在聚仙灵珠当中,源源不断的灵气逸散出来,除此之外,在雍玲儿的身上,还有道韵若有若无的逸散而出,这股流淌出来的道韵,自然让江晨、江芩和叶俞三人大受裨益。

一个月之后,江晨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临界点,随时都可能从筑基九层突破到玄液境界,而在他的气海当中,原本已经出现了液化的真元更进一步凝聚成液体状态。

江晨知道,他马上就要突破了。

他离开了雍玲儿几人所在的房间,独自进入一间密室,为突破开始做起了准备。

“哗哗!”

在江晨的气海当中,一道道浪涛不断掀起。

现在江晨的这片气海,可以真正的称之为海,波涛起伏,海啸叠生,声势浩荡,蔚为壮观。

“嗯?怎么回事?”

江晨眉头突然皱起,他突然感应到一股极度可怕的危险气息笼罩全身。

治脑梗塞最好的药
宝宝发烧手脚冰凉怎么回事
冠心病好治吗
婴幼儿便秘怎么办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