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新浪视频编辑因受贿发布虚假信息等罪法庭受

发布时间:2019-12-05 01:23:32

新浪视频因受贿发布虚假信息等罪法庭受审

昨天,新浪视频吴某在朝阳温榆河法庭出庭受审。京华时报()王苡萱摄

前不久,络红人“立二拆四”(原名杨秀宇)因有偿删帖、有偿发布虚假信息被控非法经营罪在朝阳法院受审。昨日,受该案牵涉,新浪视频吴某因收受5万余元为杨秀宇的公司推广视频,被检方指控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,在朝阳法院刑二庭受审。

嫌犯档案

姓名:吴某年龄:33岁职务:新浪视频指控:为尔玛公司推荐视频《北京车展最美清洁工》《中国梦之声艾菲》《遇红灯,一女孩停车跳舞》等视频到新浪首页。

入庭

吴某进法庭先看旁听席

昨天上午9时30分,今年33岁、戴着眼镜的吴某身穿号衣、戴着手铐,在法警的带领下走进法庭。一进门,吴某便望向旁听席寻找家人,随之便红了眼圈儿,神情黯然地低下了头。现场有10余家媒体前来旁听。

庭上,吴某一再辩称,自己当初收受钱款是因为觉得这是视频所应得的劳务费和辛苦费

。但随着庭审的深入,吴某表示认罪服法。

指控

新浪受贿5万余元

据朝阳区检察院指控,在2010年11月至2013年8月,吴某多次接受北京尔玛天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、北京尔玛互动营销策划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尔玛公司)的委托,利用其担任新浪视频的职务便利,为上述两个公司在新浪推荐、发布视频,并收受两公司给的50100元。

庭上,公诉人员提交了卢梅、杨秀宇等人的证言以及吴某接受支付的银行卡、支付宝账号及远程勘验检查笔录等证据。

供述

处理视频通过新浪审查

吴某供称,他对视频的发布和推广只有推荐权,没有审核权。“无论是友发布到新浪上的,还是来源于其他站的视频,我认为不错的就推荐给相关领导,经领导同意后,再把视频推荐到新浪视频首页和新浪大首页。”吴某说

吴某称是尔玛公司的项目经理卢梅(另案处理)找到他,和他商量怎么审查并修改视频,以便视频能得到友的关注和点击。“她给的视频比较粗糙,我会根据经验和时下热点,帮她重新修改,如内容介绍和标题,然后上传到站。”吴某称,经过处理后的视频可顺利通过公司的审查。

面对收受卢梅5万余元的费用指控,吴某辩称新浪在这方面没有明文规定。一般情况下,他会和卢梅谈好做完一个视频多少钱。“比如我跟她协商好是1000元,我做完后,她会多给我打些钱,我再把钱打给她。”吴某说,当时,他认为这是自己应得的辛苦费、劳务费。

据查,尔玛公司一共向吴某的银行卡及支付宝账户转入7.6万元,吴某分18次向卢梅返回2万余元。

证言1

卢梅:没要求吴某视频

关于吴某非法收受尔玛公司费用,卢梅出具的证言显示,起初吴某提出的收费比较便宜。“公司要求吴某直接将视频推荐到站首页,这些视频带有广告色彩,按照规定需要走新浪广告部,但那样会非常贵,找吴某就会很便宜。”卢梅说,做一个视频,吴某的收费从800元涨到1500元,后来又涨到了2500元。

卢梅称尔玛公司没有要求吴某修改视频内容,只是要求他将视频推荐到新浪大首页。

针对吴某供称返给她费用的问题,卢梅辩称,吴某为了保持长期合作,会经常返一些费用给她。

证言2

杨秀宇:安排卢梅发布视频

作为尔玛公司的实际掌控人,杨秀宇的供述显示,公司将制作的视频发布到上后,一般都是在一两天后进行查验。如果友的点击量小,视频没有被推到首页,他就会安排卢梅,联系媒体将视频发布到首页。

杨秀宇称,支付给的钱都按照公司的要求填报了费用单。他并没有见过吴某,向吴某支付的数额,应该以银行支付账目为准。

焦点

是辛苦费还是受贿?

庭上,控辩双方就“吴某是不是投案自首有立功表现”、“所收费用是辛苦费还是受贿”两个焦点问题进行了激烈辩论。

吴某辩护律师认为,在“立二拆四”非法经营案刚发时,公安人员便对吴某进行询问,吴某以证人身份,将收受卢梅钱款的事全盘托出,这应视为吴某主动投案,应认定其有自首情节。吴某已全部退回赃款,是初犯,且单位已出具信函证明其表现良好,故应对其从轻、或者减轻处罚。综合评判,其刑期应该为1年零3个月。

吴某坚称当时他收受的钱款只是卢梅给自己的劳务费、辛苦费,是自己应该得到的,当卢梅给自己打的钱款数额超过了协商数额,自己还主动将钱退给了卢梅。

公诉人称警方在抓获卢梅时便已掌握吴某有偿推广视频的线索,且吴某当时并没有交代主体事实,故不能认定其自动投案。吴某向卢梅收取的费用并非劳务费、辛苦费,而是视频有偿推广费,卢梅证言清楚表明,其并没有要求吴某加工修改视频,吴某返还卢梅多余费用,实际是为能保持与尔玛的长期合作,且吴某也承认自己收钱后将视频推荐了新浪首页。

该案暂时休庭,将择期宣判。

追访

我就推广好玩的视频

庭后,已经有8年新浪视频经历的吴某称自己非常后悔,“新浪是一个平台,从对视频内容的选择上讲,一个不可能去核实该视频的真实性,因为推广的视频并非硬,而只是一个娱乐节目,所图的只是大家一笑而过。”

关于推广视频是否会不道德或者给社会带来不良影响

,吴某称他推广视频也是有底线的,违背人性的也会控制,“不能推广凶杀色情的,没考虑过道德性和社会性,我推广的就是好看的、好玩的、轻松愉快的。”

谈及收受尔玛公司的费用,吴某称,“当时是想该我拿的我拿。视频是在我业余时间修改的,难度很大,每一笔钱我和卢梅也都有协商,我说收1000元,她打给我2000元,我就退回去1000元,我认为我不该多拿,她却说我是为了长期合作。我跟人合作,不管别人的想法,我只拿我得的。”

观点

编应核查内容真伪

北京法桓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鹏分析称,作为互联媒体的,应该遵守互联信息和视频发布的规定,对于自己的内容,也有核实真伪的义务,应对自己的内容真实性负责。即使是娱乐性的内容,也要遵守社会公众的感受,不能一味地炒作不符合常理的内容。假如为了将利益方的视频传播,为有关公司谋取商业利益、社会影响,而利用公司职务便利,规避掉公司的一些内部审核制度、制度,赚取一些私人利益,这已经构成犯罪。

王鹏认为,互联播出平台应加强内部审核,对于明显不符合常识的视频、他人提供视频素材的视频,应加强责编人员的审核,对于可能引起公众反感的、违法现有规章和行业规则的,要采取严格的编发体制,并及时汇报相关部门核查。

相关

传媒公司老总被控收钱删帖

昨天下午,北京同科创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、总经理赵某也在朝阳法院刑二庭受审。

朝阳区检察院指控,在2010年10月至2013年8月,赵某以营利为目的,接受尔玛委托,为其提供有偿删除信息服务,并收取该公司支付的删帖费71500元,应该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刑责。

庭上,赵某及其辩护人均对指控的罪名没有异议,但对指控的数额有异议。

赵某交代称,是卢梅联系自己让帮忙发稿,删除负面信息。自己接到链接的内容后,一般会在媒体交流群里找资源,删一条自己收100元,会给删帖的500元。自己曾用六七个银行账号及一个支付宝接受卢梅支付的钱。

该案没有当庭宣判。

南通哪家医院治疗男科
银川整形美容手术
苏州治疗睾丸炎费用
南阳治疗早泄方法
男性癫痫治疗方法有那些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