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绝世妖尊 第五百五十九章 一触即发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43:16

绝世妖尊 第五百五十九章 一触即发

浩浩荡荡的数千罗刹布满天空。几乎将的下方夜叉族的驻地全给包围了起來。

等到夜叉族的大皇子出來的时候。这才发现。他们已经被包围。虽然人数相差众多。但是。齐聚在一起的夜叉中。沒有一个人脸上带有恐惧。

相反。所有的人脸上都带着一抹隐隐的兴奋。虽然他们知道。若是现在和罗刹族交手。百分百必死。但是。他们视死如归。沒有一个人恐惧。

半空之中。一个身穿银色战甲的罗刹眯着双眼。悠闲淡定的样子。一点也沒有要战斗的意思。真是战王。但是他身后带來的人。却已经是战意盎然。好像就等待他的一声令下。

夜叉族的大皇子抬头。微眯了一下眼睛。抱拳道;“战王。好久不见。今日如此阵仗。不知所谓何事。”

战王带着身后的一队侍卫缓缓下降。最终停在了夜叉族大皇子身前十丈。

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。战王随意的抱了一下拳。道;“大皇子。确实好久不见。我听说你带人來了。所以赶來看看。免得失了礼节。”

大皇子一笑;“战王殿下想多了。我已经和令弟烈王见过。我们谈的很。”

“很好。”战王冷笑。“我不清楚你是怎么和我那个弟弟谈的。但是他年少不懂事。不管他以前说了什么。现在由我说了算。”

“奥。看战王的意思。这是要将我们赶出去啊。不过。这里可不是你们罗刹族的领地。你们也无权这么做吧。”

“不不不。”战王摇了摇头。“我想大皇子误会了我的意思。我不是來驱赶你们的。而是來和你们算账的。”

“算账。什么意思。”大皇子不禁的眯起了眼睛。

战王一笑;“看來大皇子还不知道啊。是这样的。我的一个手下。死的有些离奇。所以想让大皇子帮忙看看是怎么回事。带上來。”

战王挥手。一个罗刹上前。直接将付梓的尸体摆在了地上。

看着付梓被抓爆的大半个脑袋。大皇子不禁的眯了一下眼睛。不用说了。他已经知道了战王的來意。死因很简单。就是被他们夜叉族的大手捏爆的。

事情怕是沒有那么好解决了。

大皇子缓缓的深吸了一口气。道;“战王打算怎么解决。”

“呵。我沒想怎么解决。但是我的族人们不愿意。所以我带着他们來讨一个说法。若是他们满意。我自然无话好说。若是他们不满意。那么他们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。我也是拦不住啊。”

威胁。

**裸的威胁。

不给说法。便是将他们全部歼灭。

战王的意思。大皇子怎么可能不知道。如果是烈王带队。他带着夜叉族人还有一战的可能。但是战王带队。那么情况就不一样了。他是夜叉族的天才。实力通天。但是战王也是罗刹族的天才。实力同样强大。若是交手。他只能被战王缠住。而且一旦交手。他带來这些夜叉族人。将一个也活不了。毕竟对方人数比他们多了太多了。

大皇子静静的看着战王的双眼。突然笑了一下;“战王。你我皆是统兵之人。你也知道。人一多。自然就会有人不听话。要不。我把凶手找出來。任你处置。”

夜叉族。冥界强大种族。强大的是同样是他们的高傲自尊。大皇子此言一出。所有的夜叉脸上满是不敢置信。不过细想却能体会。战王现在带來了这么多人。摆明了就是做了两手准备。不给一个满意的答复。他们一个也活不了。

而为了他们大多数人的性命。大皇子不得不屈服。

大皇子此时承受的屈辱。要比他们更严重。

想到这。一个夜叉直接站了出來;“沒错。人就是我杀的。大不了抵命。我不怕死。”

战王看也不看那走出的夜叉。他缓缓的摇了摇头。道;“既然是大皇子自己统兵出现了问題。那么我一个外人插手怕是不合适。”

大皇子缓缓的点了点头;“好。既然战王想看热闹。那么我亲自动手。”

亲自动手斩杀自己的族人。

闻言。所有的夜叉皆是一愣。随后双目赤红。罗刹族。欺人太甚了。竟然让他们自己动手杀自己人。而且还要大皇子亲自动手。

战王缓缓的摇了摇头;“大皇子先不要着急。有些事情咱们最好说清楚。”

大皇子眯了一下眼睛;“还有什么沒有说清楚。”

战王嘴角浮现一道弧线;“我这手下被杀的时候。恰好有人目睹了。他说。当时有十个夜叉偷袭了他。所以嘛。这凶手可不是一个人。”

大皇子静静的看着战王。嘴角也是浮现一道弧线;“好。既然战王身边有目睹的人。那么。我便将这十个凶手全都找出來处决。”

大皇子这句话落地。夜叉族的队伍中。再度站出九人。一个个视死如归。怒视此时的战王。

大皇子道;“战王可还满意。”

战王一脸微笑的点了点头;“我不是一个得寸进尺的人。既然凶手都找到了。那么我也不想将事情扩大。只要你给了交待。我自然能给兄弟们交待。让他们平息心中的怒火。”

大皇子看也不看。大手一挥。一股磅礴的力量。直接将那十个夜叉笼罩。

十个夜叉。视死如归。不做任何反抗。任由大皇子将他们十个笼罩。

大皇子脸上虽然依旧带着微笑。但是身体却在微微颤抖。终于。他心中一狠。猛的一拳攥了起來。

咔嚓。

咔嚓的声音突然响起。十个夜叉身体一颤。随后像是一滩烂泥。全部倒了下去。

十个夜叉。死。

大皇子静静的看着战王。脸上不见任何悲喜。道;“战王。可还满意。”

战王嘴角自始至终挂着微笑

。挥了挥手。一个罗刹走出。直接能地上付梓的尸体抱了起來。返回他的身后。

战王道;“大皇子是一个讲理之人。而我也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。既然凶手已经得到了惩罚。那么我的这个手下也能瞑目了。对了。现在的罗刹族我说了算。还请大皇子管好自己的手下。你们在这里。我们自然不会对你们做什么。不过。若是你们再进入我们的领地范围。呵呵。”

一声呵呵。战王轻身而起。而跟着他來的数千罗刹。紧随其后。直接飞离了这里。

偌大的山头上。死一般的沉寂。地上十具夜叉尸体。就像是刻在他们脸上的耻辱。

终于。一个夜叉來到了大皇子身边;“皇子殿下。我们现在只集合了三百五十人。还有不少的族人。现在……。”

大皇子挥手。静静道;“不用等他们了。战王不是烈王。他荤素不吃。无所畏惧。我估计他在來之前。就已经下达了命令。那些还沒有回來的族人。可能已经回不來了。”

大皇子此言一出。山头更是死一般的沉寂。

大皇子缓缓的攥起拳头道;“战王。今日的耻辱。我必然让你十倍百倍奉还。阿一。”

“属下在。”

“你带几个人。返回族地。将全部兵力调來。”

“全部的兵力。”阿一一脸骇然。

大皇子静静的点了点头;“沒错。全部的兵力。你去将族内现在可以动用的兵力。全部调來。我要血洗罗刹城。”

“可是……。”

“快去。”阿一刚要开口。却被大皇子一声咆哮吓得打了一个激颤。

“是。属下这就去办。”

“慢着。”大皇子道。“路上不许耽搁任何的时间。启动迷云山。务必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带人往返。你明白。”

“属下明白。皇子殿下放心。属下定然驾驭迷云山在一个月之内带人往返。若是迟了时间。提头來见。”

“恩。去吧。”

阿一抱拳。转身离去。随便选出了四个夜叉。组成一个五人队伍。直接飞入了夺魂海。

待到阿一离去之后。大皇子这才狠狠将拳头攥起。鲜血从他拳缝之中流出。道;“战王。你不就是想开战吗。那就來吧。反正我们夜叉族已经打开了人类世界的通道。我们玩的起。但是。我看你能不能玩的起。”

说罢这番话。大皇子愤恨转身返回洞府。沉闷的声音从中传出;“将这十个族人好生安葬。他们是我们夜叉族的英雄。”

……

安静的房间中。古尘和秦荣对坐。秦荣缓缓的捻动手指。道;“我感觉事情好像越來越麻烦了。”

古尘轻泯了一口茶;“为什么这么说。”

“战王这次反击。让夜叉族的大皇子当着众人的面。亲手杀了他的十个族人。这绝对是打了他一个无比响亮的而光。而且是打碎了他的牙。还让他往肚子里咽。”

古尘点了点头;“确实如此。大皇子这次的颜面。可谓是尽失。可是他能有什么办法。他这次面对的可是战王不是烈王。战王的脾气可不惯着他。他若是不这么做。死的最后只会剩下他自己。”

“可是他还沒走啊。”秦荣道。“我本以为。战王这次出面。场面已经足够混乱。而大皇子在人数如此悬殊之下。也该选择离开了。但是。他并沒有走。而是带着残兵继续留下。你觉得这正常吗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。”

“夜叉族的大皇子沒咽下这口气。他肯定让人回去调人了。这个面子。他一定要找回來。我甚至感觉。他有开战的打算。”

古尘点了点头;“沒错。确实有这种可能。”

看着古尘沉稳的样子。秦荣不禁的皱起了额头;“古尘。你。你怎么一点也不担心啊。如果事情照着这种情况发展。那么就超出我们的计划太多了。两族开战。我们还怎么回去啊。通道计划就被彻底的搁浅了。”

...

商丘治疗阳痿方法
枣庄好的牛皮癣医院
晋城治疗包皮过长方法
商丘治疗阳痿费用
枣庄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