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十方神王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天龙气息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8:32:27

十方神王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天龙气息

血色身影从地底冲出,周身遍布煞气,坚固的仙域虚空都被腐蚀的嗤嗤作响。

气息,骇人听闻。

林天为之变色,同时,远处的安水水、五行鳄和小太初也都是动容。

“这气息,比……比巅峰的仙王都要可怕了!这,它是……”

安水水骇然。

看着突然自地底冲出的血色身影,其身上的气息太过可怕了,比天劫还恐怖。

“轰!”

雷霆滚滚,第十一轮主雷罚径直压落。

密密麻麻的普通雷芒,也随之压下。

“嗯?”惊疑的声音传出,血色身影看上去俨然是一副魂魄的模样,这个时候从地底深处冲出,感应着四周的滚滚雷霆,看着苍穹上的漆黑色雷芒旋涡:“通仙天劫?怎么会这么强?”它自语,随即目光落在天劫下的林天身上,瞬息动容,露出惊:“初入真仙,天劫是他引来的?!这不是通仙天劫!”

“咚!”

雷霆汹涌,雷鸣刺耳,第十一轮主雷罚落下的速度很快,转眼来到林天头顶。

林天这个时候没空闲再为血色身影而惊,身畔的雷霆大戟震动,是他以五雷震天诀凝聚而出的杀伐雷戟,配合着刚刚完全掌控的雷霆仙道,朝着雷罚击去。

转眼,两者撞在一起,发出轰的一声大响,第十一轮主雷罚当场便是粉碎。

林天肉身晃了一下,不过却是没有大碍。

他立身天劫下,目光又是不由得看向血色身影,对方身上的气息实在很吓人。

与此同时,血色身影也在看着林天,眼中带着惊色,而后渐渐变作为兴奋。

“哈哈哈哈哈,老天待我血祖不薄,寂灭这般悠久,肉身无法再重聚,眼前却竟有这么一宗绝佳的容器

十方神王 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天龙气息

!好!很好!”

血祖狂笑,如同盯着猎物般盯着林天,嗖的一声,直接朝着林天那里冲去。

昔年被强敌斩落于此,侥幸保留下一缕微弱的灵识,经过无尽悠久的岁月后,于这一日凝聚出一缕魂魄,肉身已然难以重聚,而在这个时候,见到林天竟然能在跨入真仙境时引动来天劫,当即便是惊讶,而后足以肯定,林天的肉身绝对不会差,当是绝佳,它只要夺取下林天的肉身,必定可以极快的恢复到巅峰状态。

“小子,快闪!”

远处,五行鳄大叫,听上去就能知道,那自称血祖的血影,要夺林天的肉身。

林天当然也是看出了这一点,想要闪避,然而,他的身体却是在这一瞬间直接动不了了,被一股无形无的大力给生生禁锢了。

随即,下一瞬间,血祖直接冲至近前,化作一团血芒,生生冲入他身体中。

顿时间,林天只感觉像是有一柄利刃刺入了他身体中,生出一股剧烈疼痛。

当然,肉身将被夺去的威胁感,比身体的这股疼痛,这时候要更让他担心。

“滚出去!”

他这时候无法动弹,甚至无法催动己身的神力和道则,只能发出声音怒吼。

“哈哈哈哈哈,好!好一副肉身!以这个境界来说,太完美了!堪称纯粹的战体!”兴奋的狂笑从林天体内传出,血祖化作血芒冲在林天的肉身内,观看林天的血肉、骨骼和经脉,各个方面都让它惊喜,难以想象这是真仙修士的肉身。

“轰!”

苍穹上,雷鸣刺耳,滚滚轰鸣,这片天地变得更加黑暗,压抑的气息更浓。

“滚出去!”

林天吼道,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功夫去管苍穹上的毁灭雷罚,拼劲全力想要将血祖对方从体内震出,如今,对方想要夺取他的肉身,这比雷罚的威胁大太多了。

只是,他拼劲了全力想要将对方从体内震出去,但却是一点作用也没有。

这一刻,他除了能口吐言语外,他的身体,仿佛完全是不属于他了一般,根本无法掌控。

“小辈,不用挣扎,你的肉身,本座要了!能为本座看中,驾驭你之肉身,也算是你的福分!”

血祖的狂笑从林天传出。

它本身为血魂,这一刻飞快在林天体内移动,而后,一晃冲入林天的本源内。

如今,它要占有林天的肉身,即是所谓的“夺舍”,需要将己身的魂魄和林天的生命本源相融,夺取下本源的主宰权,而后,这具肉身便是将为他所掌控。

冲入林天的生命本源中,血祖狂笑,不过下一刻,脸色却是当即为之一变……林天的生命本源内部,赫然是一片浩瀚无垠的大世界,它的视野变得昏暗无光,整片大世界,完全被一股压抑到极点的气息笼罩,其视野中,百万仙魂迄立这片世界,亿万神魔浩荡虚空,似要将苍穹崩碎,似要将星河葬送,似要将永恒覆灭。

同时,一张巨大的神图浩荡在苍穹之颠,施施然旋转,如同一片浩瀚天地。

“这,这是?!”

当即,血祖瞳孔一阵紧缩,不由得猛的颤了下。

也是这时,这片浩瀚的大世界内,无尽的仙魂神魔仿佛是发现了有不速之客出现在这片世界里,机械般的偏头,齐齐看向血祖,而后在同时发出嘶吼和咆哮,恐怖的气息化作一股惊天骇浪,当场将血祖淹没。

同一时间,苍穹上的巨大神图微动,荡开一抹涟漪,直接落在血祖的身上。

惨叫,顷刻间从血祖口中传出传出,下一刻,其魂魄直接被震出这片大世界,砰的一声从林天的身体内滚落而出。

与此同时,林天剧烈一颤,额头上满是冷汗,但身体这时候却是可以动了。

他闪身急退,和血祖拉开距离。

血祖从林天体内被震出,颤的比林天更剧烈,魂体上布满了裂痕,且,隐约间变得虚淡了许多,显然受了重创。

“你……你是个什么东西?!”

它盯着林天,瞳孔紧缩,惊怒交加,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那股兴奋和惊喜。

冲入林天的生命本源内,在林天的本源中所见到的那一幕幕,让它震惊。

它难以想象,一个人的生命本源内,竟然会是那么一个样子。

林天没有说话,只是一脸戒备的看着对方。

同时,他也有些心惊,这血祖,气息比当初在星空中的诡异大陆上遇到的那黑袍老者还要恐怖许多,但冲入他的生命本源中后,如今却竟是反而受了重创。

而后,他想起来了类似的一幕,当初在十方天域,一个皇朝的老祖冲入他的生命本源内要夺取他的肉身,那时候也是如同如今的血祖一般,遭了某种大难。

“这,那个血祖……”

极远处,安水水、五行鳄和小太初也是不由得动容,自也是发现对方遭了难,其魂魄明显虚弱了不少,而且,遍布着裂痕,像是脆弱的陶瓷般,一碰就会碎掉。

“你是什么人?!”

血祖盯着林天,魂体上的裂痕在缓慢愈合,眼中则是带着难掩的惊色和怒色。

经过这么多年,它好不容易才以不灭的灵识凝聚出一缕魂魄来,可如今,在林天的生命本源内,直接遭了重创,凝聚生出的魂力生生被湮灭掉了足足三成。

林天不语,神光道则缭绕体外,和这人哪有什么可说,更加的戒备着对方。

同时,他也在警惕着苍穹上的真仙天劫,新一轮的主天罚已经在酝酿之中。

见林天不语,血祖眼中的怒意和寒意更浓。

它盯着林天,一步步朝着林天迈去:“你的身体,很古怪!不过,也很有趣!本座更有兴趣了!”

随着它迈步而过,虚空颤抖,扭曲,而后喀喀喀的粉碎。

这一幕使得林天又是心惊,仙域的虚空坚固无比,难以破坏,可眼前这个血祖仅仅只是一道残魂而已,这般迈步,却是踩碎了坚固的仙域虚空,这有些骇人。

远处,五行鳄等人自然也是为这一幕所骇。

“喀!”

“喀!”

“喀!”

血祖迈步逼向林天,这一次没有直接冲入林天体内,所过之处,虚空一寸寸崩碎,在其脚下,仿佛是如同豆腐一般的脆弱。

迎着对方走来,林天忍不住后退,实在是对方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太过于可怕。

他的额头上,冷汗不由自主的流下,脊背和五脏六腑都是变得冰寒了起来。

血祖缓步逼至,周身煞气慑人听闻,将这坚固的仙域虚空腐蚀的嗤嗤作响。

不过,就在下一刻,其脚步突兀一滞,蓦的偏头,看向这片古地的东南位置。

“这是……天龙的气息?!不,不对!不纯粹,很虚淡!”看着泰宁古地东南方向,血祖的瞳孔又是紧缩,而后似是想起了什么,双目中径直划过一抹璀璨的光亮:“难道是……当年的那件圣甲?!”

“过去这么悠久的岁月,这片地域变了,那件圣甲,竟出现在了这片地域?”

它的目光,突然变得非常炽烈起来。

下一刻,盯着东南方向,它直接舍弃林天,化作一道血芒冲向东南位置,眨眼间便是消失,唯有一道狞笑声传来:“小辈,等着,本座会再回来找你!你的肉身,本座要定了!”

来源: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书书屋版阅读址:

汉中妇科医院
平顶山治疗牛皮癣费用
阳江治疗盆腔炎方法
去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怎么坐车
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挂号电话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