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偷天盗尊 第19章 奇异的石头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4:37:52

偷天盗尊 第19章 奇异的石头

萧一也是想不到,自己无意间跑出来修炼,竟然遇到这种事情,司徒家竟然做着这种肮脏的勾当,简直就是天怒人怨,死不足惜。

由于闫老黑身负重伤,赵灵儿带着他并没有走得太快了,而是找了一个偏僻之所,安顿下来。

也不知道萧一这混蛋要去干什么,竟然丢下她,一个人跑了回去,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,真是气死人了,赵灵儿心中怨,看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闫老黑,小脸挤成了一堆,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“咳咳……”地上的闫老黑突然轻咳了一声,身体不自觉地抖动了一下,赵灵儿突然眼前一亮,心道太好了,老黑叔叔终于醒了。

“老黑叔叔,你醒了?”赵灵儿有些兴奋地看着闫老黑,问道。

一睁开眼睛,看到的竟然是赵灵儿,闫老黑明显地愣了愣,刚刚自己不是和司徒家的人在搏斗,怎么?难道自己没死,而是赵丫头救了自己。

闫老黑虽然身受重伤,但是脑子还是转的很快的,很快就把事情的经过想了个大概。

“谢谢了,赵丫头!”闫老黑有气无力,向赵灵儿道谢一声。虽然他很好奇赵灵儿是怎样救了自己的,但现在明显不是追究这个事情的时候。

现在的他实在太虚弱,只好用尽最后的力气将储物袋打开,取出一枚凝血丹服下,凝血丹二级丹药,是快速恢复实力和伤势的丹药。价格很贵,他自己也就拥有三枚。

要不是生命垂危的时候,他是舍不得用的。

“额……你不用谢我,是萧家那残废救的你,要谢你谢他去!”赵灵儿微微有些错愕,摆了摆手,急忙道。

其实,那主意是萧一出的,说到底,自己貌似还真没多少功劳。

不得不说,一直以来,自己眼中那个一无是处的萧家残废,也不是真的那么残废,至少这一次就做的不错,虽然这计谋有点龌蹉,但不可否认,萧一这残废还是有点小聪明的,赵灵儿心中暗想。

“咳咳……谁在说我?”赵灵儿话音刚落,萧一便再次出现,一头黑线地看着夸夸其谈的赵灵儿。

“额……没啊!”赵灵儿缩了缩脖子,有些心虚地道。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面对萧一的时候,已经找不回当初打人的感觉了,赵灵儿心中郁闷,几天不见,这萧家的废物少爷好像改变了很多。

“萧少爷!”闫老黑躺在地上,向萧一拱了拱手,凝血丹不愧是疗伤圣药,只是短暂的瞬间,闫老黑已经感觉自己的伤势比之前恢复了一些。起初说话都感觉很费力,现在不仅可以说话,身体的一些部分也可以活动了。

“老黑兄伤势如何?”萧一淡然一笑,还以一礼,颇为文雅地询问道。

赵灵儿眼睛瞪得大大的,这举止,这谈吐,还是萧家那个吃喝嫖赌,无所不精的萧家少爷吗?

“有劳萧少爷挂心了,老黑服下凝血丹,伤势已经在快速恢复,只要一刻钟就能行走自如!”闫老黑勉强一笑,回道。

萧一点了点头,眉头皱了皱,突然转过身去,对赵灵儿道:“那个,你可以先出去一下吗?”

“额……为什么?”赵灵儿感觉有些莫名其妙,自己在这里又不碍你的事,干嘛要人家出去,

“我要尿……”萧一一时心急,口不择言,找了个不是借口的借口,想支走赵灵儿。

“那也是你到外面去!”赵灵儿嘟了嘟嘴,俏脸上有一丝羞红,语气颇为不满地道,这混蛋竟然当着一个女孩子说这种事情,真是混蛋之极。

“那个,我到外面尿没灵感,尿不出来,你看这里坐北向南,左青龙右白虎,是难得一见的风水宝地,简直就是尿尿的好去处,恩,你要是不出去,我也不介意当着你的面尿!”萧一瞎扯的毛病又犯了,不仅还耍流氓,说得赵灵儿的俏脸一阵红一阵白,实在是受不了这家伙。

就连躺在地上的闫老黑也开始偷笑了,你撒个尿,至于这么挑地方吗?当然,闫老黑心里也是明白,萧一要把赵灵儿支走,可能是有什么事情要问自己。

这个传闻中的萧家废物少爷,表面一无是处,内里却是城府颇深,闫老黑也是心中感叹,他虽然是个大老粗,但也有心细的一面,某一些端倪,他还是能看得出的。

“混蛋……”赵灵儿银牙一咬,转身就离开,要是他不离开,按照萧一的个性,还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。现在她发现,几天不见萧一,自己越来越没办法了,耍起流氓来,什么脸都不要的人。

萧一看了看赵灵儿已经走远,心中稍安。这个时候,闫老黑已经可以活动,并且从地上站了起来,虽然看上去非常虚弱,但是伤势已经在快速恢复。

这也不奇怪,要是凝血丹是一般的丹药,怎么会有这么多武者争破头,只为得到一枚。

“萧少爷是不是有什么要问闫某人?”闫老黑心中明亮,也不拐弯抹角,直奔主题,打开天窗说亮话。

“司徒家的人为什么要针对你?”既然闫老黑那么直接,萧一也不啰嗦,也是直奔主题,萧一张口就问这个问题,也是抱着试探一下闫老黑会不会说谎话,忽悠自己。

不出闫老黑的预料,萧一果然是察觉到了什么,他闫老黑是率直之人,况且萧一对他有救命之恩,他也不打算对萧一隐瞒什么。

闫老黑苦笑一声,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样东西,对萧一道:“因为这个东西。”

萧一心中颇为好奇,究竟是什么东西,竟然让司徒家和黑衣武者同时出手,萧一接过闫老黑递过来的东西,是一块颜色黑亮的石块,石块上荡漾着若有若无的灵气波动,一看就知道并非凡物。

黑亮的石头入手,萧一感觉手心凉飕飕的,很舒服,颇为好奇地打量着这黑亮的石头,竟然没有发现其他的奇异之处,不禁抬头问闫老黑:“这是什么?”

“这一块石头是我一次进山狩猎的时候,意外得到的,其不凡之处就是上面藏着一门很是厉害的防御武技,至于其他的,我也不大了解,这石头貌似有着很多秘密,很神秘,可是我就是无法解开秘密。”说到这里,闫老黑叹了一口气。

他闫老黑自少父母双亡,虽然勉强凭借自己的努力走上了修炼之途,但是由于自身天资的限制以及修炼资源的短缺,修为远远落后于同龄人。

二十岁那年,他进山狩猎,无意间得到了这块奇异的石头,并且修炼了这块石头隐藏的一门武技,之后他发现自己修炼的速度开始加快,远超同龄人。

借助这块石头和上面的武技,闫老黑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突破到了一品武师,但从此之后,修为毫无进取。

对于这块石头带给他的一切,闫老黑已经很知足,对于自己修为停滞的事情,闫老黑也不大介怀,他只是一介草夫,没什么野心,也就随遇而安,偶尔进山打猎,小日子也还过得滋润。

对于石头的奥秘,虽然很好奇,但无奈无从下手,只好把石头藏起来,他知道这石头是宝物,要是被别人盯上

偷天盗尊  第19章 奇异的石头

,自己的好日子就到头了。

半个月之前,司徒家的人找到闫老黑,表明要高价收购闫老黑的这块石头,闫老黑当时就吓了一跳,自己关于这块石头的秘密从来没有对人说过,司徒曜日怎么会知道。

但是,闫老黑最后还是拒绝了司徒家的报价,原因很简单,他就是看不顺眼司徒家的作为,他闫老黑是率直的人。

然后就发生了今天的事情。

经闫老黑这么一说,萧一也是心中明了,这闫老黑只知道司徒家需要他这块石头,却不知道真正需要这块石头的人,是那个黑衣武者。

听了闫老黑的话,萧一也毫不避讳,把刚才林中所见,给闫老黑说了一遍。当然,说的内容也是选择性的,不是全盘托出。

只是说闫老黑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,盯上他的不仅只是司徒家的人,还有那个黑衣武者,萧一将黑衣武者的情况向闫老黑说了一遍,闫老黑起初也是不相信,但随着萧一说得有模有样,闫老黑终究还是相信了萧一的话,心中不禁惊惧异常。

“萧少爷,我闫老黑今日承蒙你的搭救,感激不尽,我闫某人一江湖散修,无以为报,身上最值钱的也就这块石头,就送给萧少爷了,我这就离开青云城,以后在外但凡见到司徒家的人,必定斩尽杀绝!”

闫老黑似乎下定了决心,萧一拱了拱手,风风火火,就要离开,却被萧一叫住:“等等!”

“萧少爷还有什么事吗?”闫老黑转过头来,询问道。

“你真的想离开青云城?”萧一问道。

闫老黑轻叹一声,道:“不离开又能如何,司徒家已经很难对付,现在还来个黑衣武者,我闫某人只是一介莽夫,只想平平稳稳过日子,青云城是生我养我的地方,我又怎么会真的想离开,只不过是迫不得已而已。

“我有一计,可让你长留青云城,而没有任何的危险,不知道你是否愿意留下来?”萧一轻笑一声,颇有意味地道。

“哦?不知道是何计谋,愿闻其详!”闫老黑眼中一亮,向萧一拱了拱手,急忙问道。

淮北治疗白癫风医院
普洱治疗前列腺炎费用
营口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
天津安琪妇产医院医保卡
如何去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