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国产手机野蛮式扩张带来质量隐忧

发布时间:2019-09-17 03:39:08

  国产蛮横式扩张带来质量隐忧

  一组数据凸显出国产在量与质之间的为难。工信部电信研究院的数据显示,2013年月,国产出货量3.84亿部,同比增长29.2%,占到出货总量的80%。但出货量猛增的同时,却是消费者对返修率和质量问题的担忧,10月份新浪发起的国产问卷调查中,总参与人次超过80万人,其中有33.8%用户认为目前国产主要问题是质量难以保证。国产的品质控制,到底出了什么问题?《IT时报》在对高级工程师、一线品牌厂家、运营商渠道等多个环节的调查采访中发现,国产厂商一边在疯狂比拼处理器、摄像头、屏幕像素配置,一边在电商、运营商渠道展开厮杀激烈的价格战,以微薄利润换来百万、千万级别的出货量,在这场以本钱为导向的市场追逐中,关键的生产检测设计等多个环节,却人为降低或忽视品质检测标准,导致大量问题机器流向市场。

  Part1 你的还好吗?

  现场直击:华为、小米维修点很热烈

  12月11日下午,来到了上海火车站附近的长安大厦二楼,这里集聚了华为、联想、小米、三星、HTC等近十家品牌厂商的售后服务点。虽然已经接近下班时间,但几家国产厂商服务点前,送修的用户依旧络绎不绝,在窗口前排起了长队,而紧邻的HTC、3星等售后维修点却是冷冷清清。

  花2000多买的,只用了一天,中文字体就只显示半边,而且玩游戏时经常黑屏!在华为维修点前,小陈非常激动地抱怨着自己的遭受。他对表示,前天花半个多月工资买了部华为P6,结果使用过程中频繁发现自动黑屏、中文显示不全等问题,在要求经销商更换新机时却被谢绝:吵了半天才同意拿售后检测报告去换货。但我同事用的也是华为P6就一点问题都没有,看来真的靠运气才能买到质量好的。

  一旁的王女士也向抱怨自己遇到的质量问题,这已经是她第二次来维修点了。在8月份购入一部华为T8950后,王女士使用了仅两个月就开始出现听筒失灵的情况,电池使用时间也急剧缩短:第一次返修后倒是能够正常使用,现在屏幕又开始出现发黄现象。

  紧邻的小米授权服务站更是热闹,大厅中挤满了等待检测故障的焦急用户,大多数人普遍反映自己的小米出现了屏幕白斑、IMEI码无效、没法充电等故障。而第三次来维修红米的胡先生,与维修人员发生了剧烈的争执:前两次维修单开的是屏幕故障,这次写的是键盘失灵,你们故意想坑人吧!胡先生对《IT时报》表示,他10月份购买的红米,在使用一段时间后屏幕出现了白斑,前两次检测出是屏幕贴合问题,于是换掉外层屏幕,但使用一周后又出现了相同问题。依照相关规定,同一故障维修三次以上,可以免费更换新机,但根据维修人员开出不同结果的单据,胡先生只能等待再次返厂。

  能用就行的检测标准 问题也能特批上市

  为何国产遭受如此多的质量问题?大多数国产厂商,对各自产品的把关标准又是怎样的呢?

  能用就行。这是前中兴产品高级工程师唐智(化名)总结的各大厂家的检测标准,他给举了个典型的例子:一款在组装时,会有非常详细的技术标准。比如说摄像头位置偏差在0.2毫米之内是可以正常出货,超过这个标准就要退回工厂重做。而且依照苹果、3星等厂家的要求,这样的问题机器只能返厂维修一次,修不好就算作报废品处理。但到了中兴、华为厂家这里,修个四五次都是常事,实在修不好就把主板上的元器件拆下来,用到别的机器上二次组装。而且有时候即便技术细节不达标,只要可以正常使用,品控(品质控制)那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出去了。

  事实上,就目前代工厂、品牌厂商的生产线水平、技术能力而言,完全到达国际水平,甚至还要有所超越。工厂的设备都是符合国际化标准的,在国内也通过了ISO9000、ISO13000认证,如果厂商想要严格控制质量的话,完全可以做到像苹果、诺基亚一样的水平。品质控制做得好坏,完全是厂商对产品市场定位的自身问题。唐智对表示,一般国产厂商和代工厂之间,都会签有OEM质量协议,其中方案公司控制整体设计的稳定性,品牌厂商最后做审核和质量验证,但这套看似严格的品控体系之中,却并没有被各大厂家严格遵守,为了快速占据市场,大家常常自己放低品质要求。

  一部分存在瑕疵的机器,在厂家和代工厂的心照不宣中,大批量地流向了市场。一位国产一线品牌的内部人士对透露,在他们公司内部有个领导特批机的说法。明明检测出来这部分机器有问题,只要有足够级别的领导签个字,这些机器就会放给渠道,最终流向市场。最多的时候一个月乃至有30多批特批机。现在我们内部都不敢买自己的机器,生怕遇到这类特批机。

  厂商有意无意忽视 可靠性标准有等于无

  采访中了解到,在生产行业有一系列的国家标准,各个企业也会组织实验室进行结构压力、可靠性等多项测试。其中可靠性测试是能够检验质量的一项关键标准,即通过高度跌落、温度冲击、耐磨测试等一系列实验,判断出产品是否到达指标要求。

  但这项关键的标准,却并非强迫认证。工信部泰尔实验室主任何桂立告诉,实验室针对产品有一套非常全面的检测标准,内容包括摄像头、屏幕像素认定、可靠性试验等,但除了互联互通等强制性标准外,其他标准都只是一个参考:在上市前,泰尔实验室会对的电磁辐射、信息安全等一系列规格做出认定,但可靠性测试不是强制标准,企业可以主动报名检测,但参与的企业并不多。

  一位深圳的品牌厂家负责人王琦(化名)对表示,行业的可靠性测试标准也是处于边缘状态:像采取OSD玻璃屏幕的厂家有很多,国家的行业标准是1.5米高度跌落不能碎,但事实上行业内顶多做到80厘米不碎已很了不起了,大家技术都做不到的话,标准还怎么实行?

  何桂立强调,如果关于国产质量问题呼声很高的话,也会斟酌推出相干的硬性检测标准。

  Part2 质与量平衡中的失衡

  短平快带来的质量隐忧

  伴随着千万级别的出货量,生命周期短、价格空间平、出货速度快,成了国内行业的一个通用规则。

  在一部的生产环节中,华勤、龙旗等上游集成方案公司负责核心的平台、处理器等主板方案,而品牌厂商的主要工作只剩下外观设计与软件优化,具体组装交由下游的英华达、伟创力等劳动密集型工厂。现在这些品牌厂商,只有重点高端机型会专门组织自己的研发团队和生产条线。其他千元价位的智能机型,几乎全部是买来方案主板后,自己略微改下外观、造个壳子,就交给组装工厂生产,大批量推向市场。唐智对表示。

  但在通常情况下,一款成熟推向市场,应经过设计、研发、实验、生产、使用、市场反馈、小范围推行等几个阶段,这一进程常常要经过数月到1年的时间。但一名接近品牌OEM厂家的资深业内人士对表示,国产厂商通常将研发周期压缩在2~3个月内,在完成前两个步骤后,为了占领市场就匆匆上市。现在华勤、龙旗等公司都有基于MTK联发科或高通平台的现成方案,这些国内厂家只需要买个集成方案回来,略微改下外观设计就开始量产。个别二线厂商乃至连模具都懒得改,换个品牌名称就上线了。

  这1说法在唐智处得到了证实。国内一线厂商大部分的千元智能机,里面最主要的PCB板(主板)都是从方案厂商处买过来的,留给厂家们的可发挥空间其实不多。市场上有新配置出现,方案公司一周以内就能拿出产品,品牌厂家1~2个月内就能达到百万出货量。

  但最重要的问题就是,大量出货的这部分千元价位机器,核心技术常常是由上游方案厂商掌握,现在平台、处理器更新换代速度非常快,方案商们仅一周就能做出新方案。这就致使最底层的主板电路、工艺设计存在不稳定因素,但品牌厂商没办法对最核心的PCB板进行改进。在做到百万级、千万级的大批量出货之后,消费者端就出现了大批量的质量问题。唐智说道。

  代工厂、品牌商的心领神会

  短、平、快式野蛮扩张的背后,厂家们也有难言之忧。

  一般国产厂家大量出货的,生命周期只有短短两个月,也就是在这两个月内,代工厂既要产出几百万台的机器,品牌厂商、渠道还得全部卖掉。如果两个月内卖不掉,就只能砸在厂家自己手里,当作库存滞销机器慢慢处理,有时候一年都未必能卖光。某一线品牌厂家人士对倒起了苦水,由于现在处理器、屏幕的更新换代速度太快,厂商们要随时跟上配置走,否则就被市场淘汰。

  伴随着疯狂跑量的,还有惨烈的价格厮杀。多家厂商对表示,现在出货量最大的千元智能机的利润,只能用微利来形容:如果用2~3个月时间研发一款产品,等你出来了,人家同配置的都已卖完了,我们只能做到低廉价格、快速销售,一般只有2%~3%的利润空间,一台也就赚个几块钱,靠走量来盈利。

  伴随着成本紧缩到极致,质量却成了各大厂商都迈不过的槛。为了尽量的压缩生产成本,厂商们只能采取一些二线厂家的元器件,同时还压缩代工厂的组装费:如果1台机器的标准组装费是10元,中兴、华为这样的大厂会用自己的出货量优势,将这笔费用谈到8~9/元。唐智对表示,这样做法的直接后果就是,产品质量成为双方都心照不宣的话题。代工厂要在产品周期内对员工进行重新培训,做到百万乃至千万产量,两个月之后立马接下1单产品;对厂商来说,则要尽快卖掉这部份产品迅速投入下一款的研发。

  北京一家国产软件方案公司负责人对表示,现在市面上大多数品牌所宣称的1080P、IPS屏幕都是噱头,二流的元器件根本达不到这1水准。我们实验室此前曾做过多款主流产品的测试,很多屏幕都宣称分辨率可以到达,但实际上每个像素点的开口率都非常高,肉眼看到的颗粒感比较强。采用这类物料的产品,消费者体验好不到哪里去。

  运营商定制带来的双刃效应

  庞大的运营商市场,迅速成为各家厂家出货的主要阵地。据第三方监测机构统计,2013年前3季度,仅三家运营商终端公司的出货量就到达8000多万。

  但这也是质量问题频发的重灾区。深圳某品牌厂家负责人王琦对表示,由于话费补贴相对较高,毛利能做到8%~9%左右,各大厂家为了挤进运营商渠道相互打得头破血流:在集中采购时的公开招标进程中,各大厂家跟运营商没有甚么讲价的资历,就只有同行之间相互打价格战,乃至有厂家会亏本拼下一个大单,等上游的元器件降价之后再批量出货。这种市场压力下,最后厂家只能注重数量而轻视质量。

  厂商缺少议价能力需要控制本钱,但运营商同时出于市场压力也要压低价格,这就致使整个庞大的市场只能以本钱为导向。一名运营商终端公司人士对表示,采购价格必须要压下来,才能吸引更多的在用户:价格没有优势的话,谁来买你的合约机?也就意味着运营商只有利用自己的用户和渠道优势,要求厂商放低终端产品的利润,通过大规模销量来回本。

  在这类以本钱为导向的市场环境下,质量的问题永远得不到解决,到最后产品变成了一块烫手山芋,大家都是以能用就行的标准推向市场。除非现在大家都能放弃追逐数量专心做1800元以上价格区间的机器,才能用较大的盈利空间、缓冲周期来提高质量。厂商人士共同表示。

2009年福州生活服务企业
2017年菏泽大健康企业
中科招商:授权管理层6个月减持30亿元股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