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崇祯:重征天下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追查泄密者

发布时间:2020-01-16 22:27:58

崇祯:重征天下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追查泄密者

在接到南京的急奏之前,朱由检的心情还算不错。在陕西,官军进展顺利,孙传庭挟大败高迎祥之威,从商州向西进军,连战连捷。汉中之敌本来多达十几万,然而已被白莲教安插在高迎祥身边的“特务”顾君恩拉走了将近一半精锐。剩下的本来就是乌合之众,又无一人能孚众人之望,很快便分崩离析。听説官军即将兵临城下,他们连守城的勇气都没了,纷纷四散而逃,孙传庭兵不血刃便收复了汉中。

而在河南,卢象升率领官军主力大踏步前进,叛军节节败退,几乎组织不起任何抵抗。不出十天,开封府、归德府、汝宁府的各个州县先后收复,再加上左良玉收复的汝州等地,河南全境中,只剩下毗邻襄阳的南阳府还未完全收复,可以説战火已经逐渐远离了中原大地。

战场上形势一片大好,朱由检的心情也难得地愉悦了几天。自从宠幸了梅剑,二人如胶似漆,时间不长,梅剑就有了身孕。朱由检觉得也该给她一个名分了,便欲下诏封她为妃。

直到这时,朱由检才意识到一个问题:四姐妹的名字是自己取的,但是姓什么,过去还真没关心过。现在要册封了,再没有姓氏可就不像话了。问过梅剑之后,才知道她父家姓田,乃是陕西人氏。不过她们的父母早已不在人世,家乡也早没亲人了,否则她们姐妹也不会沦落风尘,又被魏忠贤搜罗进府,献给自己。

朱由检得知后心中一动,暗想历史上的崇祯,好像确实有一位姓田的妃子,因为色艺俱佳,还颇受崇祯宠爱。虽然自己身处另外一个时空,梅剑的身世也和那位田妃大相径庭,但二人都姓田,可见冥冥之中,还是绕不开历史的各种巧合。

可是册封梅剑为“梅妃”的诏书还没发出去,朱由检就接到了南京的急奏,喜悦心情登时一扫而空。以手榴弹为代表的新式火器,是他借助穿越的知识和思维优势,再加上诸多能工巧匠夜以继日探索、反复试验才研制成功的利器,是大明帝国的高度机密,更是他借以改变历史走向的重要砝码。如果其他敌对势力也拥有这类火器,那么朱由检在这方面的优势就会被大幅度削弱,甚至好不容易取得的一diǎn军事成果,转瞬间就可能化为乌有。

所以朱由检自然对这件事给予了最高级别的重视。现在开封的军工厂还在建设之中,全国能生产手榴弹的只有京师和秦王庄两地。南京缴获的手榴弹与军工厂生产的原理相同,而制式明显不同,很显然是在其他地方生产的。朱由检不相信在这个时代还有人能“无师自通”发明手榴弹,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:手榴弹生产技术泄露了。

此前朝臣一直在催促朱由检圣驾回銮,但朱由检嫌朝臣掣肘,一直以“首逆朱常洵、朱由崧父子尚未擒获”为由,在河南拖着不走。可是这件事一出,朱由检立即决定回銮。他的判断是,京师和秦王庄两地相比,京师军工厂泄露技术的可能性更大。秦王庄毕竟是弹丸之地,大不了来个四门紧闭、全城封锁,对外联系即可断绝。但是这种手段在人口多达一百多万的京师是绝对不能用的,如果敌对势力想窃取技术,鱼龙混杂的京师也更为方便。

当然,自从御驾亲征,至今已经一月有余,眼看就要到年底了。平叛当然是头等大事,但是其他方面的各种政务,在外面到底不如在京师处理起来方便。尤其是粮食和财政问题,更是无比棘手,非得朱由检亲力亲为不可。

还有一个必须回京师的理由,那就是年关将近。今年是天启六年,按照规矩,虽然新君登基,但当年的年号是不换的,新的年号要转过年来才启用。也就是説,不久之后的正月初一,“崇祯”这个年号将正式登上历史舞台。对朱由检而言,这当然是一件大事,礼部也早准备了盛大典仪,他这个皇帝自是必须出席。

当然,圣驾回銮也不是説走就能走的,那么多随行人员,以及一路上的食宿、安全,都要做出严密安排。但对于手榴弹案的调查,一刻也没有耽误。朱由检接到密奏之后,仅过了不到一刻,飞鸽传书就已经发往京师,但并不是发给内阁,而是直接发给锦衣卫都指挥使严振纲。

几个时辰之后,严振纲接到飞鸽传书,也是大吃一惊,立刻按照朱由检的旨意,一方面出动大批锦衣卫,身着便装,在位于外城的军工厂附近假意闲逛,实则是监视来往的每一个人,寻找蛛丝马迹;另一方面,立即会见军工厂负责人,现已破格提拔为兵部下属的军器局大使和副使的孙元龙、魏震。

这两人的官品虽然很低,军器局大使只是从九品,副使更是未入流,但掌管着拥有两千多名军器工匠的京师军工厂,生产计划和研发进度直接向朱由检报告,过手物资极多,实际权力不xiǎo。

刚听严振纲介绍了几句案情,孙元龙和魏震全都吓傻了。因为军工厂有严格的物资管理制度,如果真丢了手榴弹,那绝对是重大人为事故,他们这两个负责人难辞其咎。

严振纲赶紧安抚道:“在南京出现的手榴弹与你们生产的有所不同,可见不是实物流出,而是有人泄露了生产技术。圣上的密旨里也説了,无论再怎么防范,总会有极少数无耻之徒为了一己私利出卖国家机密,古今中外皆是如此,这就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。所以你们二位也不必过于自责,当务之急是把这个泄密的人找出来,避免更多的机密泄露,然后再制定更严密的防范措施。圣上相信你们两个不会是泄密的人,因为你们深受皇恩,没有任何理由泄密。”

其实严振纲并没有把话説透,朱由检的原话还有另外一层意思,那就是如果是这两个人泄密,恐怕就不光是手榴弹的生产技术泄露出去了,而是包括速射炮、开花炮、燧发枪、鲁密铳、地雷等所有先进武器的技术全都会泄露出去。可是从目前的案情来看,似乎泄密的只有手榴弹,那就可以排除这两位总负责人的嫌疑。

孙元龙和魏震自是对皇帝的信任感激涕零,然后在严振纲的引导下,逐一分析到底是哪个环节、哪个人有泄密的可能。突然孙元龙一拍大腿,用他特有的大嗓门喊道:“他娘的,我知道可能是谁了!手榴弹生产线的副工头马青,十天前就跟我请了病假,到现在也没来上工。三天前我还差人去他家看了一次,却没找到人,家人説他抓药去了。难道会是他?”崇祯:重征天下

上海肿瘤医院有哪些医生
深圳仁爱医院预约专家号
贵州癫痫病医院网上咨询
深圳专业的妇科医院有哪些
郑州治牛皮癣的专家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