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魂战天下 第五百三十二章 嫉妒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53:24

魂战天下 第五百三十二章 嫉妒

唐羽神色不曾有丝毫的变化,那步步紧逼的四人,让他眼神冷漠。可是,对于那魔念的话语,他却也不是多么认同。

“我做出的选择,我自己会承担后果,但是对于做出的选择,我从未后悔。”唐羽心中呢喃着。

他的确可以不淌这趟浑水

,他或许可以从其它地方寻找进入圣界的办法,而不去理会稀魂界的不祥。大不了,他只需要照顾好他在意的人即可,其他人的情况他不必在意。他进入坠神岭,并不完全是为了稀魂界,他并不觉得自己是救世主,也不认为自己有多么高尚。斩杀阴阳神子等人,是因为孙香以及对阴阳神子等人的不满。坑杀圣界强者,是因为这些人视稀魂界众生为蝼蚁,有伤天和的动用血祭大阵。要破除稀魂界的不祥,一探坠神岭,是因为这是司徒博文所寻到的线索,是为了完成司徒博文的遗志。除此之外,这一股不祥,同样也限制着他所在意的人的实力。

唐羽可以一走了之,但是在不确定一条安全的通道之前,他又岂能够让罗修和罗阳等人一同涉险。更何况,琴奕不会立刻稀魂界,而琴奕一天不离开稀魂界,那么唐羽就没得选择。更何况,稀魂界之中,固然也有恶人,但也有着一些在唐羽看来有情有义之辈。

正因为这些无情无义之徒,才更显那些有情有义之辈的可贵。

唐羽不想死,他还有事情没做,但这件事情由他来做,是最好的选择。凤国也好,武国也罢,都不会放心将凤翎甲以及武帝刃交给别人。之所以交到唐羽手中,是因为唐羽是唐羽,而在这稀魂界中,唐羽仅有一个。

这些话语,唐羽不曾开口,但是一时间脑海中闪过的话语,却是被那魔念所捕捉到。清楚了唐羽心中的想法,那魔念微微一怔,没有再开口。

四人缓缓靠近,在临近的瞬间,那白面书生蓦然出手,手中纸扇一舞,一股蕴含着腥味的紫烟,朝着唐羽席卷而来。浓重的腥味,使得唐羽眉头一皱,眼中寒芒一闪,然而身形却是没有丝毫的动作。

紫烟瞬间将唐羽淹没,见此,那白面书生的脸上露出狂喜之色。

“哈哈哈……堂堂天子,原来也不过如此,受我断魂烟,你就是圣人也别想再有反抗的余地。”

紫烟入体,就算唐羽封闭七窍,甚至连毛孔也一同封闭,也无法阻挡那紫烟进入唐羽体内。一进入体内,唐羽眼中的寒意顿时更盛。这紫烟之中带着剧毒,不仅可以削弱肉身的机能,而且还能够对体内的魂魄出手,那紫烟蕴含的力量闯入魂域之中,魂域之内顿时锈迹斑斑,如同腐朽的铁盒一般。

魂师之中,用毒者及其的罕见,更不用说这一种毒还能够对付魂域。魂域中的锈迹并不是多么强烈,以唐羽魂域的强大,可以阻挡这剧毒的侵袭。只是,肉身重伤,而今再受剧毒,让唐羽体内的伤势更加的恶化。

等到那紫烟散尽之时,唐羽苍白的脸上透着紫色,不仅如此,就连肉身之上也有紫晕涌现,看起来极为的狰狞。

在那白面书生出手之时,其他人都小心的戒备着,唯恐唐羽突然暴起出手。如今看到唐羽的情况,其他人的脸色顿时一阵狂喜,很确信如今的唐羽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,任人宰割。

“哈哈哈……果然只是虚张声势,受了断魂烟,就算他本来没事,现在也绝对有事了,哈哈哈……”

那干瘦男子大笑着,细小的眼睛中精芒大盛,手中多了一把短小的匕首,身形一动丝毫不惧的朝着唐羽扑去。

临近之时,那干瘦男子一脸兴奋,然而从那眼中,唐羽却是分明看到一丝戒备。手中的匕首连抖,直接化成一条巨蟒,朝着唐羽吞噬而去。巨大的蛇头,吐着猩红的蛇信,那血盆大口之中,更是有着一颗颗利牙。临近之后,一口咬在唐羽颈项之上,利牙与肉身碰撞,暴起一连串的火星。

唐羽的身形被打入乱石堆之中,颈项处鲜血流淌而出,金色的血液中,没有丝毫的血腥之气,反而带着一丝馨香。那巨蟒是那干瘦男子手中匕首的器灵,与其手段相合,在唐羽体内金色血液流淌而出后,蛇眼之中的瞳孔一缩,带着兴奋之色的汲取着唐羽的血液。

只是,那金色的血液极难汲取,挣扎之下,也仅仅只是从唐羽体内汲取处一部分而已。仅是这一部分,就已经让那巨蟒的身躯似乎变得更加凝实,青碧的鳞片上,流淌着一丝金光。

这个情形,让四人全部倒吸了一口凉气,一脸的不可置信,而后神色振奋。

“臭虫,还不赶紧把你的器灵收起来,此人身上可全都是宝啊。要是能够将其炼化了,仅是这金色的血液,就足以让我等受益匪浅。没想到,他竟然修出了圣血,虽然这圣血并不完满,但却药性惊人。此人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,达到这样的程度,果然服食过不少天材地宝。”十全老人一脸兴奋的呵斥着,那金色的血液让他们兴奋。

圣血,当初唐羽从闇魈身上夺取到过,让他的肉身大涨。然而,圣血除了蕴含庞大的血气之外,还能够用来炼丹炼药,不管唐羽身上有没有别的半圣药,仅是他这一身凝炼出来的圣血,就已经够让他们疯狂的了。

“哈哈哈,这小子果然快不行了,不仅身受重创,而且从头至尾都无法动弹,如今更是受了书生的断魂烟。这样的情况下,别说他一个散魂境的小子,就是圣人也得放倒了。”干瘦男子大笑着,将那巨蟒收起,而后大摇大摆的走到唐羽面前,直接一脚踢出,踹在唐羽的胸口处,一脸的不屑。

“还以为此人有多大能耐,原来也不过如此。不过,这凤翎甲倒真是宝物,我的器灵只怕也无法对这凤翎甲造成损害,可惜了。”干瘦男子一脸遗憾的摇头,不论是唐羽身上的凤翎甲,还是在不远处的武帝刃,这两样东西,谁沾上谁死,根本没有丝毫的悬念。武国与凤国,可不是他们所能够招惹的。

其他三人看着那一脚一脚落下的干瘦男子,脸上也是渐渐的松懈了下来,一个个一脸狞笑的朝着唐羽走去。一直以来,他们对唐羽有着太多的忌惮,所以才始终小心翼翼,不敢有丝毫的大意。而今看来,唐羽的确是没有丝毫还手之力了。

唐羽不曾开口,双眼冷漠的看着眼前这四人,如同看着死人一样。这冷漠的眼神,让四人的脸色更加的狰狞。

“什么东西,死到临头,还敢如此嚣张,真当自己是无上至尊了吗?”

“什么天子之境,如今还不是跟条狗一样任人宰割,哼!”

四个人,落井下石一般,一脚一脚的落在唐羽身上,口中传出一阵阵嘲讽的话语。凤翎甲他们不能得到,但是如今每一脚踩下,都让他们感到一阵兴奋,特别是这一件凤翎甲,穿在唐羽身上之时。那每落下的一脚,都让他们感觉到一阵舒泰,及其的享受。

唐羽脸上的冷漠,渐渐的化成了嘲讽以及怜悯,看着四人,嘴角浮现一丝冷笑。这四个人,从他们的话语之中,唐羽感觉到了一股深深的嫉妒以及病态般的兴奋。而唐羽更是从这四人身上,可以清晰的看到,这四个人体内的生长之力,事实上并没有想象中的强大。

特别是那中年男子以及白面书生,看起来这两人的年纪最小,但事实上这两人体内的生长之力最弱,也就是说这两人的寿元已然不多了。

“哈哈哈……两个寿元将近的老不死,却还偏要装嫩,一个好像自己还如日中天一样,一个却装得自己多么的小鲜肉,可笑至极啊。哈哈哈……你们就这么不甘吗?活了这么长的时间,用了这么久,却仅仅只是到了化魂境而已,那么多年的时间,都活到狗身上了,这世上跟你们同样年纪的人,修为比你们强的实在太多了。哈哈哈……”

唐羽大笑着,那狂放的笑声,揭开着眼前四人的伤疤,让四个人的脸色都变得极为的难看。嫉妒,之所以如此欺辱唐羽,仅仅只是因为嫉妒。唐羽用了那么短的时间,就达到了他们一生不能达到的高度,而如今他们寿元不多,唐羽却是还有着几百年的光阴,更不用说踏入圣境之后了。

唐羽和他们,就是两种极端,一种注定不凡,一种注定淹没,一种活在荣耀之中,一种却是每天都在挣扎。这种不公,让他们萌生了一股难以抑制的嫉妒,从而再欺辱唐羽的时候,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和快感。然而此刻,他们内心深处的想法,却是被唐羽直截了当的撕裂了开来,心中的杀意顿时不可抑制。

“臭小子,我要将你神魂炼化,永生永世承受煎熬。”

四人一声怒喝,同时出手。然而就在这时,唐羽却是眼中寒芒一闪,一直以来不曾动弹的身体却是一跃而起,双眼冰冷的看着眼前四人,一把金色雷刀涌现。

“斩!”

南京邦德骨科医院的口碑
北京华博医院如何乘车
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口碑怎样
北京华博医院来院路线
南京邦德骨科医院的口碑如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